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逆转人生[中篇故事]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7-03-11 阅读:
  1。这个大哥我认了
  赵本山小品里有句有意思的话,说“脑袋大脖子粗,不是老板就是伙夫”。
  长着粗脖子大脑袋的宋德民就是一个伙夫,他在北京一家饭店颠了二十多年大勺,烟熏火燎油呛,造就了他一副肥头大耳红光满面的光辉形象,脱去工作服,谁见了谁说他一副官相。每当别人这么说,年近五十的宋德民都乐不可支,说要当官得下辈子了,自己这辈子怕是逆转不了火头军的命运了。
  宋德民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他的人生竟然神奇地发生了逆转。而逆转的原因,恰恰和他的这副所谓“官相”有关。
  事情得从半年前说起。
  那天中午,客人很多,宋德民忙得脚踢后脑勺,好不容易找个间隙,他赶紧脱了工作服去卫生间,方便完毕往外走时,差点和一个年轻人撞个满怀。他正想道歉,对方却一把拉住他:“刘镇长……啊……”意识到认错了人,手是松开了,一双眼睛却瞪得溜圆,口里哇哇惊叹:像!真像!太像了!
  宋德民回到厨房不大一会儿,服务员小梅一惊一乍地跑进来:“宋师傅,梅花厅有个客人,和你长得太像了!简直是双胞胎!”
  宋德民心中不由好奇,真有那么像?正想去梅花厅偷偷看一下,却见刚才撞到的那个年轻人走进后厨,客气地问他:“师傅,您有没有空?我们领导请您过去见一见,梅花厅。”
  宋德民便随他去梅花厅,一进门,就看到里面坐了一个胖子,一见之下,虽有思想准备,还是吃了一惊:此人五官、体型果然跟自己像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对方也大是惊奇,绕着宋德民转了一圈,然后并肩站立,让那年轻人看:“小王,你看看差别在哪里?”
  小王上下左右仔细将两人打量一番,惊叹道:“除去发型不同,一个戴眼镜一个没戴眼镜,其他一模一样!”
  宋德民如同看到镜中的自己,既觉有趣,又觉不可思议,说:“像,怎么会这么像啊?”
  小王惊喜地说:“刘镇长,您听,连说话声音都和您挺像的。”
  刘镇长哈哈大笑,亲热地握住宋德民的手,说:“兄弟,咱俩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吧?哈哈,真是有缘,来,坐下,我敬你一杯。”
  宋德民也是感慨,天下之大,两个如此相像的人居然能够碰面,这不是缘分是什么?当下,他就坐下聊了几句,得知对方比自己大两岁,是外地一个镇的镇长。刘镇长很豪爽,提议说:“老弟,咱俩既然这么有缘分,干脆结拜成兄弟得了。”
  宋德民受宠若惊:“我当然愿意,不过我怕高攀不起,我是一个小厨师,您是贵人……”
  刘镇长手一摆:“别说这个,一个小镇长,兵头将尾,算什么贵人?老弟,说句老实话,我倒是挺羡慕你的,无拘无束,多自在啊!要是可能,我倒是真想和你换一换身份。”
  宋德民说:“您说笑了,当领导多风光啊,若你真不嫌弃我,那你这个大哥我认了,大哥!”
  刘镇长高兴地应了一声说:“咱们以后就是兄弟了,有什么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话,我要是有事求着你,你可不能含糊呀。”
  宋德民一拍胸脯,说只要我能办到,绝无二话。当下,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码,约定以后多联系。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接下来的几个月,对方没有再和宋德民联系。宋德民渐渐就把这事忘了,他心里有数:对方贵为一镇之长,怎么可能把自己这个伙夫当回事呢?称兄道弟不过是闹着玩罢了。
  没想到,半年后的一天晚上,刘镇长的秘书小王突然来饭店找宋德民,说刘镇长来北京开会,想和他见一面。宋德民喜出望外,跟着小王来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
  刘镇长已经摆下盛宴,他见到宋德民,分外高兴,说上次你在上班没有尽兴,今晚咱哥俩喝个痛快,一醉方休。
  席间,刘镇长和小王轮番劝酒,盛情难却,宋德民一杯接一杯,不知不觉就喝多了,后来,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2。这个忙我帮了
  醒来的时候,已是清晨。
  宋德民睁开眼,发现自己和衣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他宿醉未醒,脑子还有点迷糊,迷迷瞪瞪地四下打量,见屋内陈设豪华,恍惚记起昨晚自己是和刘镇长在一起喝酒,心想自己肯定是喝醉了,宿在了宾馆内。
  他赶紧起身,打开门走出去。门一开,他吓了一跳,原来外面还有一个大间,装修更是豪华,左面摆着一排书橱,书橱前是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右面是茶几、真皮沙发,沙发上还和衣躺着一个人。
  宋德民拍拍脑袋:这分明是一间办公室,自己怎么到了这里呀?
  这时候,沙发上那人坐了起来,却是小王。
  宋德民忙问:“小王,这是哪儿呀?”
  小王神态恭敬:“刘镇长,你醒了?”
  宋德民一愣,心念一闪,顿时乐了:“小王,我和你们镇长就这么像?连你都搞错了,我是老宋啊。”
  小王却说:“刘镇长,别开玩笑,你分明就是刘镇长嘛。”
  宋德民大笑:“你仔细看看,我这发型。”说到这里,他伸手捋了捋头发,感觉出异样,见门侧墙上有一面镜子,过去一照,顿时大吃一惊:自己的分头居然变成了平头!再看身上的衣服,也不是昨天穿的那件灰色夹克,而是一件西服——镜子里分明就是刘镇长啊!
  宋德民失声问:“小王,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小王说:“你本来就是这样啊,刘镇长,你昨晚喝多了,酒还没醒吧?”
  宋德民感觉脑袋都大了两圈,辩解说:“我知道我喝多了,可我是宋德民,不是刘镇长。不信你看我的身份证。”说着,他伸手摸了摸裤子口袋,掏出钱包,打开,从夹层取出身份证,递给小王,但递到中途,手却又缩回来,因为他发现姓名栏里,赫然是刘新。
  宋德民简直要疯了,急得抓耳挠腮,不知该怎么证明自己是宋德民。
  小王见他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笑:“刘镇长,你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昨晚的事情了?”
  宋德民此时酒全被吓醒了,他仔细回忆了昨晚的过程,脑中一亮,失声道:“难道……难道刘镇长不是和我开玩笑,真的要和我换身份?”他记得昨晚开始的时候,刘镇长好像问过他想不想当几天镇长,自己说当然想了,谁不想当官啊。刘镇长便说那好,从明天开始,咱俩互换一下身份,你就替我去当镇长。当时以为他只是说玩笑话,不承想现在居然成了真,自己真的变成了刘镇长。
  小王说:“当然不是开玩笑,昨晚你可是一口答应,还拍着胸脯保证当好镇长,难道现在都忘了?”
  宋德民闻听长出了一口气:“吓我一跳,这么说你知道我是宋德民啊,刚才稀里糊涂,我还以为穿越了呢。小王,不开玩笑了,快送我回去,我还要回饭店上班呢。”
  小王说:“那可不行,你答应了刘镇长,就必须做到。再说了,你已经来了,我可不敢再把你送回去,不然领导会批评我的。”
  宋德民一愣:“来了?这是哪里?”
  “这是你的办公室呀。”小王说着,拉开门,指一指门框上挂的标牌,上头写着“镇长办公室”。
  宋德民瞠目结舌,没想到,昨晚趁自己酒醉,小王居然连夜驱车把自己拉到了千里之外的河头镇,看来,刘镇长真的是要自己冒充他当镇长啊。一想到这,宋德民吓坏了,连连摇头,说:“真是胡闹,打死我也不敢冒充政府官员啊,要是被发现,这可是诈骗罪。”
  小王把门关上,说:“你就放心吧,没人会发现的,这事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连刘镇长的家人也不知道。你自己照着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刘镇长一模一样,再戴上副眼镜,连我都分辨不出来,别人更是不会看出来的。”说着,他递过一副眼镜,让宋德民戴上。
  宋德民还是摇头,说:“光外表像也不行啊,我可根本不会当镇长,过会儿一上班立马就露馅了。”
  小王一笑,说:“这个你更不用担心了,其实当镇长并不难,保证你一学就会。只要你照我说的做,十天半月绝对不会有人识破的。”他劝道,“宋师傅,我们镇长可是你的干兄弟,你就帮他一回吧。反正你替他当几天镇长也少不了什么,即便被发现了,不是还有刘镇长罩着你吗?对了,你钱包里还有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一万块钱,那是刘镇长给你的酬劳。”
  还有钱拿?宋德民心里一动,既然有钱赚,体验一下当镇长的滋味也不错呀,反正不是自己主动做的,天塌了由对方顶着,怕什么呢?主意打定,就说:“我可不是为了钱,我是拗不过兄弟情分。不过,你要先说清楚了,你们镇长为什么要让我冒充他?”
  小王叹了口气,说刘镇长走这步棋,也是被逼无奈啊,半个月前,他突然查出身体有病,必须马上做手术。
  宋德民说,那就赶快做呀。
  小王摇摇头,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明年面临换届,我们镇长很有希望到市里当副市长,这种时候,如果他的竞争对手知道他的健康有问题,就很可能拿来做文章,那么他不但上不了一个台阶,还很可能就此退居二线。
  宋德民诧异道,没那么严重吧?
  小王叹气,说官场如战场,官场上竞争的激烈程度超过了你们外人的想象,为了一个位子,大家明争暗斗,任何一方面不如对手,就有可能被别人踩下去,所以我们镇长必须隐瞒做手术的消息,以防因健康原因出局,这才不得已想到这个办法,让你顶替他在岗,而他则利用这段时间神不知鬼不觉地做了手术。
  宋德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原因啊,那这个忙我帮。”
  小王大喜:“那我替镇长谢谢你了。从现在开始,你要记住,你就是刘镇长了。”
  小王把眼镜替宋德民戴上,然后从包里取出一部新手机,递给宋德民,说打给镇长的电话很多,你不知道对方是谁,接电话很可能露馅,换了新手机新卡号就没人打扰了,别人问起,你就说你的旧手机丢了。
  宋德民暗暗佩服小王想得周全,忽然又想到一个重要问题:“小王,你刚才说刘镇长的家人也不知道这事,可外人分辨不出真假,他的家人却一定能看出我是冒牌的。”
  小王早有安排,说刘镇长的家在市里,他的女儿在国外留学,家里只有老婆和老母亲,我已经给他家打过电话,说你这段时间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回家。
  • 上一篇: 网恋引出的救赎[中篇故事]
  • 下一篇: 黑道抗日传奇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