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钱谷师爷的逆天路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7-03-17 阅读:
  一、走私通道
  
  万历年间,江县县城有户姓程的人家,世代书香,祖上最辉煌时曾“一门尽鸿儒,两朝三状元”,但万物轮回,辉煌过后必然是衰败,百年后,程家早已风光不再。
  
  程家这一代主人程易霜自幼苦读诗书,以期有朝一日金榜题名重振家门,只可惜时运不济,屡试不第。为了生计,他不得不在临街租了个铺子,挂上“占卜问卦”的幌子,当了算命先生。
  
  这天上午,一个年轻人走进程易霜的铺子里。来人叫季正,京城人氏,三年前游学到江县时,与程易霜结识。程易霜敬他为人正直,而季正也敬他学识渊博,二人相交莫逆。后来季正返京,二人就再也没见过面,没想到今天又重逢了。
  
  一聊起来,程易霜这才知道,原来季正已经考取功名,刚被放到江县来任知县。
  
  久别重逢,二人都有说不完的话,但才聊一会儿,衙门里就来人催季正回去处理事务。季正无奈,只得说改日再来拜访,同时也请程易霜有空就去衙门里坐坐。
  
  不久,清明节到了,程易霜备好香火,去北山上祭祖。
  
  当年,程氏先祖为了子孙繁荣,请了风水大师历时三年才在北山上寻到一处祖坟,此后,程家果然就兴旺了上百年。为护祖坟,程家不仅买下了整座北山,还聘有专人看护。当然,到了程易霜这一代,一切都从简了。
  
  程易霜走着走着,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过去,北山上是没有路的,程家为了祭祖方便,特意修了条山路,时至今日,因为无力修缮几乎荒废了。但此时他却分明看到,理应被野草吞没的路径上不知何时已经被人踏出了一条路来。
  
  程易霜疑惑地顺着这条被人踩踏而成的路一直来到山顶的祖坟,这才发现路是骑山而过的。他继续往前探查,不多时,一块江县与邻县的界碑出现在眼前。他正愣怔时,身后有动静传来,回头一看,只见一行人挑着担子穿过他家祖坟,向这边走来。其中一个看起来是雇主的富态中年人还冲着他像是心照不宣地微微一笑。
  
  程易霜目送他们出了县境,才恍然大悟。
  
  江县是三省交界处,三省官道都设有过境税卡,但商人重利,于是选择翻山绕道逃税,而程家这条本已荒废的山道居然就成了走私的捷径。
  
  程易霜气愤不已,这些商贩为了蝇头小利不仅置国法于不顾,还扰人祖先清静,实在是可恨!
  
  二、新朋旧友
  
  第二天中午,程易霜去了县衙。季正很是喜悦,当即安排了酒宴,二人把酒言欢。
  
  酒过三巡,谈兴正浓时,有人来报,说本月的税收又没完成定额。季正顿时心烦意乱。
  
  自古以来,税收是国之根本,到了地方上,就是一县政绩的重要体现。特别是在江县,江县是州府乃至全省的财税收入重点区,因此收税几乎是考核知县政绩的唯一标准。在季正之前,已经有连续三任知县都因此而被撤职。
  
  程易霜正是为此事而来,说:“在江县,商人逃税已然成为一种习惯,要想根除,只怕要使些手段。”季正说:“我身负皇命,该使雷霆手段时绝不会心慈手软,只是我初来乍到,不知如何下手,询问衙门里的老人,也多是含糊其辞。程兄你有何见教,还请一定直言。”
  
  来之前程易霜就已经想到了,商人们逃税大多是翻山越境,而江县与两个邻县接壤的山虽然不少,但两边都能过人走货的地方却不多,除了北山程家祖坟那里,其他通道只要向药农和猎户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到时,各处设下关卡,自然就可以堵住走私。
  
  程易霜正要说出自己的计策,却突然想到,北山上空地不多,要设卡必先迁坟或砍去风水树,这是万万使不得的。他犹豫半天,支吾着说:“我一介书生,哪会有什么办法?”
  
  季正呵呵一笑,换了个话题,说:“程兄,前日衙门里的钱谷师爷告老了,不如你过来帮我。师爷虽不入品,责任却是重大,你秉性纯正,又有济世之心,由你来当是再合适不过了。”
  
  程易霜很是犹豫,程家祖上高官满堂,轮到自己却去做师爷,实在有损家风,而且一旦上任,与季正就不是朋友而是雇佣关系了。他有心拒绝,又不便当场驳了季正面子,只得请季正给他些时间考虑。
  
  回到铺子里,程易霜刚坐下,一个人进来了。二人一对视,都微微一愣,原来,来人竟是他在山上见过的那位走私商人。
  
  商人叫何临,在城北开有一家不大的山货行,这几天他有些心神不定,想请程易霜算算是凶是吉。程易霜给他推了一卦,是吉兆。何临大喜,不仅给足了酬金,还在酒馆备下了酒席。
  
  酒桌上一聊起来,何临这才知道北山是程家的祖产,山顶上的那些坟正是程家的祖坟,连忙道歉,又说:“我虽然是商人,平生却最敬重读书人,没想到程兄就是诗书世家子弟,真是失敬了。”程易霜苦笑说:“程家已经沦落至此,你切莫再笑话我。”何临摇头说:“这不是你的问题,当今科举腐败成风,你纵有经天纬地之才,没有金银铺道也难成。”
  
  这番话说到程易霜的心里去了,不由对他刮目相看。当夜,二人大醉,尽兴而归。
  
  次日一早,程易霜头痛欲裂,料想是昨夜感染了风寒,有心去找郎中,一下床却天旋地转,扑倒在地。幸好中午时何临登门来访,发现情况后急请郎中,又衣不解带地照料了他三天,这才转危为安。此后,二人成为知己。
  三、弥补过错
  
  这天,程易霜在铺子里看书,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锣鼓声。他出门一看,原来是县衙的差役们押解着一群皮开肉绽的商人在游街。有衙役大声喊着:“季大人有令,凡逃税者,一经抓获,杖责八十,流放百里,家产充公……”
  
  这时,何临匆匆赶来,告诉他昨夜季大人亲自设伏,自己虽然侥幸逃过,但有个叫张成的朋友却被抓了。
  
  “张成家里父病妻孕,实在是流放不得呀。程兄,你跟季大人是好友,还请帮我去求他网开一面。”何临说着,拿出一张千两的银票递过去,“这是打点的银两,不够的话只管开口。”
  
  程易霜虽落魄半生,却从没开口求过人,很是不情愿,但欠何临的人情不能不还,最后只得咬牙应下了。
  
  季正听了他的来意,惊讶地说:“你一向嫉恶如仇,这次怎么为一个犯法的人求情?”程易霜难堪不已,说:“受人之托,不得不为。”说着,他红着脸将银票推了过去。季正看也没看,说:“程兄,这个口子一开,叫我日后如何为官?”
  
  一个时辰后,程易霜神情黯然地回到家中,将银票还给何临,说张成明天一早就能回家了。何临又惊又喜,说季大人虽然才来任职,但铁面无私的名声却早已传开了,问他是怎么做到的。
  
  程易霜没回答,说:“何兄,有句话我压在心里一直没说,商人经商,纳税是天经地义的事,逃税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何临苦笑,说:“这个道理我们都懂,可是……这样吧,明天我有一车山货要运到临县去,你随车而行就知道其中缘由了。”
  
  第二天一早,何临带着程易霜拉着一车山货走官道去临县。在何临与客户银货两清后,程易霜就明白商人为什么要逃税了。
  
  这车山货成本为70两银子,售价为100两。途经两个过境税卡交银32两,人力和车力为5两,也就是说,辛苦一趟,倒亏7两银子。
  
  何临说:“我们何尝不想做个安分守己的商人?可事关一家老小生存,权衡利弊后,只能如此。”程易霜哑然,半晌才说:“我可能做错了一件事。”
  
  季正胸怀大志,他要的不是银子而是政绩,绝不会因为程易霜是旧交就放弃原则。所以,为了报答何临的救命之恩,程易霜咬牙将北山的走私通道说了出来,果然,季正如获至宝,当即就答应放人了。
  
  何临听后,顿足长叹:“程兄,你糊涂呀,北山一设卡,不仅你祖宗清静受影响,还将我们这些商人推进了火坑……”
  
  程易霜羞愧难当,考虑良久,程易霜告诉何临,季正做事绝不会半途而废,只要有他在,商人们就没有好日子过,所以只能想办法让他升官调走。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两个条件,一是政绩,二是上司赏识。前一点不难,私路一堵,政绩也就有了,但后一点只怕需要钱财打点。
  
  “这也不难,我多年经商,倒是有些积蓄,只是,即便我们顺利地将季正弄走,到时再来个跟他一样的知县该怎么办?”
  
  “我会去县衙里做钱谷师爷,县丞和主簿都是朝廷命官,常有调动,师爷倒成了铁打的。季正一走,新官上任,必定还会依赖我。至于你所担心的,根本不成问题,天下又有几个季正呢。”
  
  • 上一篇: 最高明的猎杀者海外故事
  • 下一篇: [中篇故事] 杀人犯的刑警老爸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