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传奇故事> 缝穷女的春天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08-11 阅读:
  1
  民国时候,北方一个小镇,镇西头有个破落的大杂院,住着一些穷苦人。
  大杂院最里面一进,住着户姓冯的人家,只有个大姑娘和瘫在床上的老妈,靠给人浆洗衣裳和缝穷为生。
  “缝穷”是北方话,就是补破烂,一般干这个的都是些贫困的中老年妇女,挣几个小钱贴补家计。
  可这冯姑娘却是个还没出门子的大姑娘,已经二十三了,还守着老妈没嫁人。这天,冯姑娘正收拾着家什准备出门摆摊子,老妈又唠叨上了:“线儿啊,妈知道你心气高,可你就是长得再俊,有我这么个拖累,又能嫁的多好啊!大力就不错了,一个院住着,知根知底的……”
  这时门外正好响起了大力的声音:“线儿,你在家吗?”
  冯线儿挑开门帘走出来,问大力:“你啥事儿?”
  大力说:“我想好了,这辈子就娶你了,你嫁给我吧!”
  冯线儿淡淡道:“你娘不是嫌我那颗痣克夫么?”
  大力一跺脚:“克夫就克夫,我认了!”
  冯线儿叹口气:“你还是别认了,你家就你一个儿子,真把你克死了,我罪过就大了!”说着推开大力,推着小车出门摆摊去了。
  冯线儿在街边摆好摊子,竖起“缝穷”的牌子,又在小桌上摆了两把茶壶和几个茶碗。一会工夫,就有光棍汉拿着破衣裳来补,顺便坐下喝杯茶歇歇脚。
  这时有个阔少爷路过,旁边有两个乞儿凑了上去。阔少爷像是心情好,一下子就撒了一把铜钱在地上,那俩乞儿一下子就抢没了。有个腿脚不方便的小乞儿来晚了,一个钱儿也没抢到,连忙求那阔少爷再赏几个,阔少爷一挥袖子,说声“没了”就要走,小乞儿急了,竟然去扯阔少爷的披风,只听“刺啦”一声,竟然将那绸子披风扯裂了一个大口子!
  这下那阔少爷不干了,揪住那小乞儿就要打。冯线儿看见了,忙上去求道:“这位少爷,他还是个孩子,也不是故意的,求您饶了他吧!”然后对那乞儿道:“小三子,还不赶快赔不是?”
  那小三子吓得脸都白了,连连求饶。阔少爷对冯线儿道:“你说的轻巧,我这披风就白毁了?”
  冯线儿说那我给您补一下吧,保准看不出来曾经扯坏过!
  阔少爷笑了:“你一个缝穷的,要给我连家二少爷补衣裳,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冯线儿知道这镇上只有一家姓连的,开着好几家成衣铺,家底着实厚实。而且裁缝手艺都是祖传的,听说祖上曾经在北京城的王爷府里供职,用他连家的话说:就差给皇上做龙袍了!
  冯线儿顿时窘得不知所措,这时那惹了祸的小三子不知天高地厚地说:“线儿姐姐针线活可好了,不比你们连家裁缝的手艺差!”
  连二少一听这话,索性解下了披风,往冯线儿手里一塞:“既然这样,那就显显你的手艺吧,反正本少爷今天也没啥事儿干!”
  冯线儿把披风拿回小摊子上,一针一线地缝了起来。那个撕裂了的大口子,让她用淡粉色的丝线绣上了几朵清秀雅致的梅花,衬在雪白的绸子上,显得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行啊,有两下子啊!”连二少有点惊讶,他拿回披风,左看右看,确实看不出曾经被扯裂过,不由得心情大好,掏出一块银元往摊子上一放,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冯线儿愣住了,心想这连二少爷随便一出手就是一块银元,也真是太败家了。
  2
  让冯线儿没想到的是,这连二少从此以后只要闲着没事儿,就来小摊上看她缝衣服,还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连二少一边看着冯线儿飞针走线,一边说:“哎,我看你心灵手巧,长的也不错,怎么这么大了还没嫁出去啊?”
  冯线儿的手停住了,她抬头看了看连二少,淡淡道:“看见我右眼下面这颗痣了么?相面的说这叫‘伤夫落泪痣’,克夫!”
  “切,胡扯!”连二少撇嘴道,“人这一辈子,谁没有生老病死、三衰六旺?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关面相、八字这些东西啥事儿!”
  冯线儿呆住了,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一直不肯嫁给大力,是因为她要的不是不怕被克死,而是根本就不相信这个说法的人,现在终于遇到了,令她感触太大了。
  冯线儿正红了眼眶,大力来了,一看她这样子就急了,指着连二少道:“线儿,你咋要哭?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你了!”
  连二少撇撇嘴,起身懒洋洋地走了。大力气道:“线儿,你以后别搭理他,听说这小子就知道吃喝玩乐,早晚得出事儿!”
  大力的话还真说着了,过了几天,果然镇上都在传言:连二少整天不务正业,被他爹教训的时候还出言顶撞,将连老爷气得当场中风,被连奶奶以忤逆不孝的罪名赶出了家门!
  冯线儿找了两天,终于在镇西头一个破庙里找到了连二少,看着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冯线儿叹口气,说:“你窝在这里不是事儿,跟我回家吧!”
  连二少看了看冯线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昂首挺胸地就跟着来到了大杂院。冯线儿不顾院子里的人们议论纷纷,将家里放杂物的一间小破房子收拾了收拾,就让连二少住下了。
  从此,冯线儿的生活負担又加重了,好在连二少倒不挑剔,别看他以前锦衣玉食,现在面对穷人家的饭菜,照样吃得下。
  可大力却实在看不下去了,这天在院子里对冯线儿说你家日子就够苦的了,现在还要养这个吃闲饭的?
  这时,连二少从小破屋里出来了,慢条斯理地说谁吃闲饭了,本少爷这些日子可没闲着,说完把手里的一叠纸样子铺开在石桌上,对冯线儿道:“线儿,这是我裁剪出来的衣裳版型,你看怎么样?”
  冯线儿一看,惊喜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
  连二少得意道:“敢情,咱好歹也是出身于裁缝世家呢!”
  两人埋头研究起来,大力一看插不上话,只得气鼓鼓地走了。
  连二少说自己的裁缝手艺只学了个半吊子,光能动刀剪,却拿不起针线,不如二人合作,开个小小的成衣铺子。
  冯线儿说开店得有本钱啊,不如就在大杂院里竖块牌子开张,先给穷人做衣裳。连二少嘟囔道:“挣穷人的钱,猴年马月才能开店啊!”不过他也知道冯线儿家确实没钱,只得先答应了。
  说干就干,两人当即在大杂院里挂起了“连线小铺”的招牌,名字是连二少起的,用了他和冯线儿两个人的姓名,把大力气的够呛。
  连二少衣裳版型裁剪的好,冯线儿的针线活佳,定的价格也公道,所以别看是面向穷人,生意还真不少,日积月累,还真就攒下了一笔钱。
  3
  半年后,连线小铺搬出了大杂院,找条小街上租赁下店面开张了,定位还是中下层大众。
  虽然连线小铺的衣服没有绫罗绸缎,都是很普通的布料,但是版型好,做工细致,受到了普通老百姓的欢迎,口口相传,一时之间竟在小镇名声大震。
  这天冯线儿正在小铺里忙着,进来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妇,妆容精致,很有气质。冯线儿一愣,忙迎了上去:“这位太太,您是来买衣服?走错门了吧,大成衣铺在隔壁街上。”
  少妇冷冷地拿眼睛打量了一圈小铺:“我找人。连二少在吗?”
  连二少闻声从里屋版房走了出来:“嫂子,你怎么来了?”
  冯线儿这才知道华贵少妇原来是连家的大少奶奶。连大少奶奶冷冷道:“二弟,你既然已经被赶出家门了,怎么还能打着连家的名号开成衣铺子?”
  连二少微微一笑:“嫂子,我这铺子叫‘连线小铺’,跟咱家的生意没关系。”
  连大少奶奶说镇上就一家姓连的,你们用“连”字会让人误会是分号,就不行。
  冯线儿忍不住道:“有个‘连’字就是你们连家的?那王麻子和王致和也是一家子了?”
  “你……”连大少奶奶一指冯线儿,“你这穷丫头胡搅蛮缠,我不跟你掰扯。你们只要换个字号,我也懒得搭理你们。”
  冯线儿摇头,说“连线小铺”的名号用了半年时间才好容易打响了,换字号就等于要重新来过,他们坚决不换!
  连大少奶奶冷笑道:“二弟,听说这穷丫头命不好,你整天跟她混在一起,没啥好下场!”
  冯线儿气的直哆嗦,连二少淡淡道:“嫂子,现在都啥年代了,民国啦!你怎么还讲那套封建迷信呢?”
  连大少奶奶见连二少与冯线儿阵线统一挑拨不了,说声“你们等着”,就转身走了。
  连二少叹了口气,说他这嫂子可不是善茬,肯定有后招。
  过了几日,连大少奶奶派人来下“战书”,说要与冯线儿比试针线绣工,要是冯线儿输了,就不得再挂“连线小铺”的招牌,如果自己输了,再也不管她和连二少的事儿。
  冯线儿对自己的针线手艺很自信,也想借此在镇上打出更响亮的名号,就应战了。连二少购买布料回来,听说了这事儿,急得团团转:“线儿,你怎么能答应跟我嫂子比刺绣呢?她可是出身京绣世家,从小练针线的啊!”
  冯线儿一听,心里没底了,不禁有些后悔。连二少拿起“战书”一看,写的是要比赛绣“百花争艳图”,谁绣的花朵能招蜂引蝶,就算赢!
  连二少一转眼珠:“有了。咱们把绣花的丝线用蜂蜜水浸泡,这样不就能招来蜜蜂蝴蝶了么!”
  冯线儿皱了皱眉:“这法子早就烂大街了吧?我都听街头撂地的说书人讲过,有一个画家跟人比赛画鱼,就把鱼骨磨碎了研在墨汁里,招来了猫赢了比赛!”
  连二少泄气道:“那你说咋办?”
  冯线儿也没啥好法子,看看天色已近晌午了,让连二少看着铺子,自己回家给娘做饭。
  冯线儿一进大杂院,就看见大力蹲在院子里吃面。大力看见她,起身想回屋,被冯线儿拦住了:“咋一见我就想走?我就这么招你烦!”
  大力苦笑道:“我哪配烦你啊,你现在好歹是家铺子的女老板啊!”
  冯线儿脸色一沉:“你挖苦我?我是那种一阔就变脸的人吗!你看你衣裳都破了,快换下来我给你补补。”
  大力咧嘴一笑,连忙进屋换了衣服。他一边吃面一边看冯线儿补衣服,感觉又回到了从前,心情大好,说:“哎,我给你说个有意思的事儿。今天有个男人雇我拉洋车去火车站接他在省城读书回来的女儿,两人聊了一路。那小姐说同时有两个男同学在她生日那天求她当女朋友,一个拿着金箔做的花,一个拿着枝鲜花。你猜她最后选了谁?”
  冯线儿一边缝衣服一边说:“当然是选拿金花的那个了!”
  大力笑道:“错了。那位小姐说她选了拿鲜花的当她男朋友。她爹还说她选的对,说这叫啥‘真实比虚华更可贵’!”
  冯线儿愣住了。大力还在笑:“你说这念洋学堂的女子都是咋想的呢,能自己找婆家,还不挑富的专挑穷的……”
  “我知道咋办了!” 冯线儿喜道。她三两下缝好衣服,往大力怀里一塞,“大力,谢谢你!”
  冯线儿回到连线小铺的时候,看见连二少还在对着“战书”发愁,问道:“我听你跟我说过一个词儿,叫真什么美来着?”
  连二少道:“真善美!”
  冯线儿点点头:“‘真’果然排在‘美’前面,这就对了。我想到咋比赛了!”
  4
  连线小铺的女老板和连家大少奶奶的刺绣比赛轰动了小镇,比赛的地点设在了百花园里,来看热闹的人把赛场挤的水泄不通。
  连家大少奶奶带着笃定自信的笑容,显得胜券在握,冯线儿也很淡定,众人议论纷纷,甚至有人打起了赌,下注买自己看好的一方赢。
  三炷香的时间过后,冯线儿与连大少奶奶都已经完成了绣品。大家看着放在台子上展示的两幅“百花图”,交头接耳。
  连大少奶奶不愧是京绣传人,绣出的“百花争艳图”配色鲜艳、绣工精巧,雍容的牡丹和娇媚的芙蓉真的引来了花园里不少的蝴蝶围绕飞舞;再看冯线儿的绣品,绣的都是很普通甚至不知名的花草,但却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竟也招了好多蜜蜂飞来“采蜜授粉”。最后评判们给出的结论是:不分胜负,平局!
  冯线儿松了一口气,这就是她受到大力的启发想出的“对策”,不求奢华求真实:美艳的名花固然能招来贪色的蝴蝶,但是真实自然的野生花草则更“实用”,务实的蜜蜂是不会放过的!
  连二少也大喜,拉着冯线儿来到兄嫂面前:“我们不用换招牌了吧?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谁也别管谁了!”
  连大少奶奶微微一笑:“线儿没输,可以继续挂‘连线小铺’的招牌;可我也没输,你俩的事儿,我今后还真管定了!”
  连二少有点急,刚想说什么,连家大少爷笑了:“冯姑娘要是嫁进了连家,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的事儿难道我们做哥嫂的不能管?”
  连二少愣了一下,他明白过来了,欣喜道:“你们还认我是连家的人?可爹跟奶奶……”
  这时连老爷扶着连奶奶走了出来,连二少惊喜道:“爹,您的中风好了?其实我一直很担心您,可不敢回家探望,怕又被赶出来!”
  连奶奶板着脸道:“当初你是把你爹气的中风了,可是后来经过医治,没过多久就好了。不过我们一合计,如果不趁此机会给你个教訓,怕你这一辈子都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败家子啊!”
  连大少奶奶笑道:“要说二弟运气还真不错,竟然遇上了冯姑娘,不但有地方容身,还合力闯出了一条新路,连线小铺别看是面向穷人的生意,但是前景广阔啊!”
  连二少和冯线儿这下明白了,连大少奶奶发起的这场比赛,一是为了替连线小铺打出更响亮的名号,二是借此戳破了两人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接纳他俩回归连家!
  连大少奶奶对冯线儿笑道:“你愿不愿意当连家儿媳妇,从此被嫂子我管着?”
  冯线儿心里千滋百味,她看了一眼连二少,红着脸没有说话。连家大少爷推了一把弟弟:“你这傻小子,还等着人家姑娘先开口啊!”
  连二少笑嘻嘻地拿起那幅“百花图”,对冯线儿道:“知道为什么我要你选红绸缎为底么?就是想让它当你成婚时的喜帕,由我亲手揭开,你愿意吗?”
  喜帕就是新娘子的红盖头,冯线儿脸更红了,望着百花图,望着满园春色和翩翩飞舞的蜜蜂蝴蝶,心中感慨万千:等了这么多年,属于自己的春天,终于来临了……
  • 上一篇: 矮子村
  • 下一篇: 六十年的诅咒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