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大宝再见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9-16 阅读:
  1。突然死亡
  敬天一觉得自己受诅咒了,命运有意让他成为一个爱岗敬业的工作狂,为什么他摔断了腿,住在社区医院里疗养,还能碰上怪案子?
  “我如果死了,我儿子怎么办?”敬天一拄着拐杖,看着病床上吕老太的尸体发愣,吕老太昨天晚上跟他说的话,言犹在耳,但现在阴阳两隔。而吕老太心心念念的儿子吕大宝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个劲儿地推吕老太:“妈,你起来,我饿了……”
  敬天一连忙强打精神,把打包回来的外卖递给吕大宝:“大宝,你吃這个吧,别吵你妈了。”
  “我不吃,我妈不让我吃别人的东西。”话虽如此,吕大宝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外卖。
  敬天一鼻子有些发酸:“我又不是别人,我和你是好朋友,好朋友的东西可以吃。”在吕大宝大口大口吃外卖的工夫,医生进来给吕老太做检查。
  “这老太太怎么想不开自杀了呢?”医生喃喃自语。
  “啥?”敬天一一听就急了,“我保证吕老太肯定不是自杀的!她要是死了,她儿子怎么办?”
  正在吃东西的吕大宝忽然哇的一下就大哭起来:“我妈死了?我妈咋死了呢?那谁给我做饭啊?”
  陪敬天一一起买外卖回来的邱小福终于发挥作用了:“大宝!我和天一刚刚在外面看到有大马!我们去看大马好不好?”
  一听有大马可看,吕大宝眼泪都没擦,立刻又高兴起来,拉着邱小福就往外跑:“看大马!看大马!”邱小福被吕大宝扯出去的时候,对敬天一说:“报警!”
  敬天一一听大马就浑身一激灵,前几天邱小福抽风说要培养他的贵族气质,硬拉着他去骑马,他不负众望地从马上摔下来,把腿摔折了,骨科医院床位不够,他在骨科医院接完骨头就转到了这所离家比较近的社区医院。刚没的吕老太是他的邻居,八十多岁了。吕大宝是吕老太的儿子,五十岁了,因为出生的时候被产钳夹了头,影响了智力发育,心智仅相当于五岁孩子。吕老太除了吕大宝之外,还有三个女儿和一个儿子,这四个孩子都跟她已故的丈夫姓,吕老心疼吕大宝,就把他改成跟自己一个姓。
  吕老太一家挺和睦团结的,她大女儿在国外定居带孙子,二女儿还没退休,小女儿跟她住一个小区,小儿子是大企业的中层领导,一天到晚很忙。吕老太自从孩子们各自成家,老伴儿去世后,就跟吕大宝生活在一起,照顾吕大宝。因为年纪大了骨头脆,半年前买菜不慎把盆骨摔坏了,虽然现在已经康复得差不多了,但还没好利索,又不想耽误孩子们生活,就带着吕大宝住进了社区医院。
  这社区医院医疗条件虽然不行,但床位足够,平时打个点滴,做个理疗什么的,也都还成,管得也不严,吕老太和吕大宝一住就住了一个多月。
  因为吕大宝小孩儿习性,吕老太也爱热络,敬天一刚搬来,就跟他们母子混熟了。敬天一还记得他刚住进来的那天,吕老太带着吕大宝在病房呆了一下午。吕大宝喜欢马,而社区医院门口经常有人牵着马收费拍照。
  “哇!大马!”来医院看敬天一的邱小福故作夸张地指着医院门口的马陪吕大宝玩。
  “哇!大马!”吕大宝手舞足蹈。两个无聊的人竟玩了一下午。
  吕老太非常健谈,拉着敬天一就开始说:“还是家里孩子多好!要是就我一个人,真整不明白大宝!他小弟手底下管着两百多号人,那么忙,还三天来一次给大宝洗个澡,半个月去趟澡堂子,身上换下来的衣服,他二姐下班过来拿回家洗,他小妹儿媳妇刚生完孩子坐月子呢,还天天给我们送一日三餐!我们家老头子没的时候,就是放心不下大宝!眼睛都闭不上,几个孩子跪在地上发誓,只要他们活着,就决不让大宝饿着冻着,老头子这才闭的眼,但这姐妹兄弟再好,能有当爸妈的上心?谁家里没事儿,能天天陪着他疯玩?我老头子快不行的时候,我跟他说,绝对不死在大宝前头!”
  “哎,我如果死了,大宝可怎么办啊?”吕老太又伤感地叹道。
  2。死因成谜
  吕老太二女儿单位离得近,所以来得最早,而警察也很快赶到了,紧接着他们一大家子人都匆匆赶到了社区医院。
  敬天一不太好掺和进人家事里,就赶紧退出病房。
  “咦?大宝呢?我们家大宝呢?”小女婿的声音穿过人群。
  “大宝在医院门口看大马呢!”敬天一赶紧接话。“你快去看着点大宝!”可能是小女儿在催小女婿。
  敬天一出于职业习惯,在住院前几天,把这所很小的社区医院摸排了一遍,地处偏僻,占地很小,人员散漫,到处是监控死角,挂号室常年没人,护士台的护士经常埋头看手机,院门口左侧有牵马拍照的,右侧有老年人下象棋,医院保安从早到晚背着手看人下象棋,配药室偶尔会不锁门……总之,这所社区医院处处都是漏洞。
  敬天一回到病房,听着隔壁的吵闹声,开始仔细梳理这半个月来所知道的关于吕老太的一切。
  吕老太和吕大宝起得比较早,出事前,他们六点多钟就起床了,七点多的时候,她小女儿来送早饭,因为家里还有产妇,所以呆了半个多小时就赶紧回去了。敬天一住院也没什么事儿,就起得比较晚,快到九点才起床,过了没多久,邱小福来了,他们两个在十点的时候出门去买外卖,这时候,吕老太和吕大宝还在病房里玩耍。
  等他们买完外卖,回来的时候是十点半,路过吕老太病房的时候,吕大宝正在推吕老太,还求助敬天一:“我妈睡着了,你们帮我把她叫起来,陪我玩!”
  吕老太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敬天一大惊,连忙叫护士,邱小福上前查看,发现吕老太已经气绝,脸皮和嘴唇鲜红,还有苦杏仁味儿,显然是氰化物中毒。
  而检查的医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竟说吕老太是自杀。也许他们是怕担责任,招惹麻烦吧。
  敬天一清清楚楚记得吕老太告诉他,自己不会死在吕大宝前面,所以吕老太自杀立不住脚,况且氰化物这种东西是危险化学品,她一个老太太怎么可能弄得到?
  但也因为氰化物不好获取,反而可以缩小调查范围。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是有机会获取氰化物的,有没有可能是他们谋杀了吕老太?那么绝对地说吕老太是自杀,是否想隐瞒什么?
  氰化物中毒几秒钟就可以致人死亡,敬天一和邱小福买外卖出去了半个小时,在这半个小时里,吕大宝应该一直和吕老太在一起,他是目击证人,他看到了什么?
  假设吕老太是被谋杀的,那么凶手不坐电梯,从楼梯走上来,就可以避开电梯间的监控,护士台的护士趴在下面玩手机,外面的保安在看人下象棋,也根本看不到有人进来,只要足够小心,是可以在这个社区医院做到隐身的。
  但是凶手要是进入病房的话,就无法避开吕大宝,吕大宝要是喊叫的话,还是会惊动护士的。说明凶手很有可能当着吕大宝的面谋杀了吕老太,而没有引起吕大宝的喊叫。
  这是怎么做到的?
  3。传家之宝
  前来调查的警察蹲在地上,像幼儿园阿姨一样,和蔼可亲地问五十岁的吕大宝:“大宝,弟弟们问你个问题,好不好?你妈妈睡着前发生了什么事儿?”
  吕大宝旁边是他小妹妹和小妹夫,也在循循善诱。可惜吕大宝嘴一咧:“就不告诉你们!”再身经百战的人对吕大宝也没辙了。
  敬天一拄着拐杖和邱小福在门口发呆。“氰化物可以是服用吧?”邱小福忽然问敬天一。
  “吕老太不可能是自杀。”敬天一一口否决。
  “不是,”邱小福连忙摆手,“有没有可能是误服?”
  敬天一灵光一闪:“误服?”这医院虽然四处都是监控死角和布防漏洞,但毕竟是半公共场所,有点风吹草动,大声呼喊,肯定会招来人的,如果有凶手过来谋害吕老太,吕大宝没呼叫的话,吕老太不会呼救嗎?如果有凶手的话,吕大宝是目击证人,如果没凶手的话,吕大宝又是什么角色呢?
  就在这时候,吕大宝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糖,开始给大家分糖:“吃糖。”所有人都内心沉重,也就敬天一和邱小福真把糖吃了,是彩色水果糖,敬天一吃的是黄色的,邱小福吃的是绿色的,其他人手里也都是五颜六色的。
  吕大宝分完糖之后,小心翼翼地从糖盒里拿出一颗红色的糖,要进吕老太的病房:“红色是妈妈的。”大家当然不能让他进,吕大宝就坐在地上哭闹起来。
  折腾到了晚上,人走屋凉,吕老太被法医拉走了,吕大宝被他小妹夫拖走了。
  “杀人大抵是为了钱或情。吕老太这么大年纪了,应该不会跟情有关系,那么就是钱了?看她也不像有钱的样子,难道有什么传家宝?她家庭和睦,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纷争吧?”
  “知人知面不知心,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要凭表象做论断。”邱小福耸耸肩。
  以后续消息来看,吕老太家还真有传家宝!
  因为敬天一腿断了,不能到处乱跑,所以打探消息的任务责无旁贷落在了邱小福身上,而邱小福也特别擅长这个,买了一堆零食坐在敬天一的病床上,开始从头说起:“先说法医初步解剖结果,证实是氰化钾中毒,没有检查到有强迫服用的痕迹,如果不是自杀,那么是误服吗?警察正在查氰化钾的来源。当然破案子得双管齐下,警察也在排查吕老太的社会关系,她社会关系很简单,退休老工人,最多跟人有点鸡毛蒜皮的小矛盾,不至于招惹到杀身之祸,所以这方面目前还没什么眉目。至于我们之前考虑的为了钱呢……”
  邱小福卖起了关子,她眨着眼睛,闭口不语。
  “她也没什么钱吧?”敬天一只能捧哏。
  “她是没什么钱,但像这种年纪的本地老太太,祖上或多或少都有点传家宝。”
  “她有传家宝?”敬天一问。
  邱小福接着讲:“吕老太姓吕吧!你看本市地图,会发现左上角有一个非常不起眼的小地方叫做吕家佃,这地方现在虽然名不见经传,但解放前可非常有名,整个吕家佃方圆百里的良田都属于一个姓吕的大地主,不过解放后打土豪分田地的时候都被分了,吕家也就没落了,吕家佃这地方也就没人记得了。
  “言归正传,整个故事得从吕家发家说起。时间还得追溯到清朝末年,那时候太平天国闹得比较厉害,湖南有一个穷秀才姓吕,因为天灾人祸,养不活自己,没办法就投了军。这个吕秀才写字非常漂亮,一来二去,就被湘军一个首领相中了,成了他的师爷,可没过多久这个首领就战死了,吕秀才就没老板了,也没去处了。因机缘巧合,他又被曾国藩赏识,成为了曾国藩的师爷。据说吕秀才在曾国藩的幕僚中也是数一数二的能人,湘军打败太平天国,收复南京城时,吕秀才也出了一份力。
  “曾国藩平定了太平天国之后功高震主,慈禧太后很忌惮他,曾国藩为了让慈禧太后安心,不至于身后招灾,就忍痛遣散了威名赫赫的湘军,自己去了天津任直隶总督。吕秀才就拿着曾国藩给他的一大笔银子,在吕家佃购置了大片良田,娶了两房夫人,优哉游哉地做起了大地主。他那两房夫人,接连给他生了好多孩子,吕家由此开枝散叶,成为了独霸一方的豪门。解放后,吕家败落,家产也散尽了。不过据说,吕家虽然金银财宝和百亩良田都没了,但留下了一个无价的传家宝。吕秀才离开曾国藩的时候,曾国藩给他写了一幅书法,曾文正公的书法,现在可值很多钱啊!”
  “书法在哪儿?”敬天一总算可以插嘴问一句话了。
  邱小福摊摊手:“大家都说有那么一幅书法,还都说书法上写的是‘天下为公’四个字,不过谁也没看到过。吕家人把这幅书法看得比家里所有东西都贵重,钱和田没了就没了,书法可不能有什么闪失,吕家当年被抄家前,吕老太的爸爸就预见到了,事先把曾国藩的书法藏到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只把位置告诉了吕老太。吕老太的爸爸五几年的时候被镇压,死前没有吐露任何关于书法的信息,而吕老太也吃了不少苦,但也没有告诉任何人书法藏在哪里了。不过奇怪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时局已经大变样,吕老太也没说把书法拿出来。我猜测如果那幅书法真的存在的话,应该藏在一个非常稳妥的地方,最起码是一个几十年都不会有什么变化的地方,否则的话,就现在这个城市建设速度,早就被发现了。吕老太半年前不是把盆骨摔坏了嘛,从那开始就考虑起后事来了,她特别担心自己死后,吕大宝没有人照顾,虽然兄弟姐妹现在对吕大宝都挺好的,但毕竟都各有各的生活,很难像吕老太自己这样全心全意地照顾傻儿子,于是吕老太就想给吕大宝留一笔钱,她托人物色收费较高的私立疗养院,也想给吕大宝买各种保险,这样吕老太就需要一大笔钱,她的退休金肯定不够。吕老太该怎么办呢?”
  “卖那幅书法呗。”敬天一很自然地回答。
  “对!因为这么多年没有人提,所以书法的事儿,已经都被忘得差不多了。前不久,吕老太放出话来,说要卖那幅书法,正在物色买家。不过现在买家没有,书法下落也没有。”邱小福总算讲完了。
  敬天一沉思了片刻:“这都是据说,有实质性证据吗?有谁能确定吕老太真有那幅书法呢?”
  邱小福继续:“如果说吕老太要卖书法,那么她至少手头得有货物。物色到买家,买家肯定也得先验货。不过对吕老太的房产进行检查,没有发现什么书法。”
  敬天一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吕老太以前的生活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要卖书法是一个点!”
  4。可疑糖盒
  敬天一和邱小福正在分析案情,冷不防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
  “放过我!别抓我!呜呜!妈妈救我……”是吕大宝在叫。
  “砰”的一声,敬天一的病房被撞开,吕大宝旋风似的闯进来,二话不说就钻进敬天一的床底下,呜嗷乱喊:“坏蛋!不给你!”
  邱小福和敬天一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只见吕大宝的小妹夫和一个警察满头大汗追进来,往床底下钻:“大宝,求你了!把糖盒给我们吧!”糖盒?邱小福灵机一动:“放着我来!你们先出来。”
  因为床底空间太小,小妹夫和警察只能先退出来,看着邱小福,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只见邱小福拍着床,大声说:“大宝!大宝!我要吃糖!我要吃……绿色的糖!给我吃糖!”
  果然,吕大宝探头探脑地从床底下往外爬:“别急!别急!给你绿色的糖,绿色的是邱邱的,黄色的是天天的,红色的是妈妈的。”
  警察和小妹夫作势要抢糖盒,邱小福连忙使眼色让他们別动。
  吕大宝分完糖之后,又把糖盒小心翼翼地放进口袋里,紧紧捂着口袋,生怕小妹夫和警察抢走。
  邱小福忽然指着窗外,故作惊奇地大叫:“大马!”
  吕大宝有样学样,也两手指着窗外:“大马!”
  敬天一赶紧从邱小福的零食里拿出一盒糖,拆开包装,背着吕大宝扔给邱小福,邱小福眼明手快地接住,迅速地用手指头夹出吕大宝口袋里的糖盒,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把敬天一扔来的那盒糖轻轻地放进吕大宝的口袋。
  警察甩甩头上的汗,原来还可以这么干。
  玩了一会儿,吕大宝一点也不记仇地跟着自己小妹夫出去看大马去了。邱小福把糖盒交给警察,问道:“氰化钾在这盒糖里吗?”
  敬天一指着糖盒“:看还有红色的糖吗?红色的糖给妈妈!这是谋杀!”警察打开一看,里面还剩下两颗红色的糖,不禁呼出一口气:“还有两颗,我得马上回去化验了!谢谢你俩了!”
  警察走后,敬天一看着邱小福:“如果红色的糖里有氰化钾,吕大宝只让妈妈吃红色的糖,那么说明,其实凶手未必来过医院。”
  “借刀杀人?凶手调换了吕大宝的糖,那他应该十分了解吕大宝和吕老太,他知道红色的糖,吕大宝只给吕老太吃。”邱小福思维很敏捷。“熟人。”敬天一沉吟。
  没过多久,邱小福就打探到,法医已经在红色的糖里提取到了氰化钾。案发的过程可以推理出来,有人替换了吕大宝的糖盒,那天吕大宝和吕老太在病房里玩,吕大宝给了吕老太一颗红色的糖,吕老太吃了后,氰化钾中毒身亡。为了不吓到傻儿子,面朝下栽倒在床上。
  夕阳落山,敬天一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忽然拿出本子,在上面大大地写了两个字:“书法”。
  邱小福喝了口牛奶:“警察正在以曾国藩书法为切入点开展调查,我要没记错的话,吕老太跟我们说过,她有一个表弟,是她表姑的儿子,她好像就托这个表弟去打听有没有人想买曾国藩书法呢!”
  敬天一点头:“对,警察肯定也会去找这个表弟的,我们要做的跟警察没有冲突,为什么不试着去查一查呢?曾国藩书法如果真的存在的话,会在哪里呢?”邱小福说:“明天我去打个尾牙,旁听警察审问那个表弟!”
  第二天晚上,邱小福来看敬天一。“我今天梳理了一天,”敬天一寂寞坏了,“如果曾国藩书法真的存在,那么吕家解放后,又是打土豪分田地,又是抄家破四旧,那是掘地三尺,沙里淘金,怎么可能不被找到?这里面有猫腻。”
  邱小福喝了一口水:“你的说法跟杨向道一样,杨向道就是吕老太的那个表弟,他信誓旦旦地说,都传吕家有曾文正公的书法,但是从没有人看到过这个书法!杨向道说因为这幅书法太珍贵了,所以吕家一直把它藏起来。吕老太托他物色买家,他还很兴奋,觉得终于可以一睹庐山真面目了,但是吕老太死得突然,还没有把实物交给他,也没告诉他东西藏哪里了。杨向道遗憾得都哭出来了。”
  “至于吗?”敬天一一副嫌弃的表情,“你们确定他说的是真的?”邱小福两手一摊:“虽然没有证据,但我们都认为他说谎。”
  敬天一兴致上来了:“什么意思?”邱小福喝口水接着说:“这个杨向道还挺时髦的,在网上连载历史纪实。他写的东西点击率还不错,名字起得也挺唬人,叫做《清末第一师爷——吕祖荫的故事》,讲的就是这个吕家佃的吕秀才。但说实话,吕家家谱都被烧了,他这个东西只能当小说看了。在这部小说中,曾文正公一出生,身边就有这个开挂的吕秀才,吕秀才跟在曾文正公身边,出谋划策,安邦定国,功劳比天大,曾国藩家书都有一半是吕秀才写的……”
  敬天一听得目瞪口呆。
  “这个杨向道最近还在重写吕家家谱,往上都追溯到吕不韦了。杨向道虽然写东西信口开河,但人看上去倒是蛮老实巴交的,不过你也知道,警察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杨向道没说实话。他说从来没有人见过吕家所藏的曾国藩书法,这是真话。但是他接下来说吕老太没给他实物,也没告诉他书法藏哪里,就有问题了。不过警察没有戳穿他。他说谎很有可能是因为他跟吕老太的死有关系,但也有可能是他想独吞那幅价值很高的书法。”敬天一挠头:“为什么不戳穿他?”
  “没有证据!”邱小福摊手。
  5。法网恢恢
  法医那边效率很高,检测出两颗红色的糖中混有氰化钾后,又进行进一步的成分分析,在糖里还提取到了微量的尿素。
  “尿素?确定是尿素吗?”敬天一问邱小福。邱小福用力点头。
  杨向道是化肥厂退休的技术员,虽然氰化钾管控很严,但他属于能接触到氰化钾的人,而且尿素是化肥原料,他可能用什么手段对氰化钾进行提纯,但因为环境和原料所限,他没有办法剔除污染纯度的尿素。
  果不其然,杨向道是谋杀吕老太的凶手,是他替换了吕大宝的糖盒。他为什么要谋杀吕老太呢?难不成是为吞占曾国藩的书法?
  背后的故事,可没那么简单。
  为了锻炼自己的侦破能力,敬天一没让邱小福转述笔录,而是自己苦苦思索。杨向道谋杀吕老太证据确凿,辩无可辩,敬天一想的是动机和书法。
  “吕老太托杨向道卖书法,那说明这幅书法是存在的,既然存在,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有人看到过呢?应该是很早就被藏起来了,也许这幅书法从吕秀才开始,就藏起来了,没给人看过!”
  邱小福不说话,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加一分。
  敬天一很满意:“曾国藩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晚清中兴名臣,那本家书也是好多人的行为准则,儒家讲究三不朽,他就是一个三不朽的完人,这么德才兼备、古今少有的人,他的一幅书法,可以当作牌匾,挂在祠堂里的,用来诗书传家,规范后人的道德,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为什么要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看呢?是不想给人看,还是不敢给人看?有没有可能,那个书法根本就不是曾国藩的?这真正写书法的人在当时是个禁忌,所以被藏起来了,吕秀才毕竟是外乡人,为了在本地好立足,就打了个曾国藩的旗号,况且吕秀才如果真是曾国藩的师爷,深受其器重,为什么不回湖南到这里来呢?”
  邱小福光用手指说不明白了:“你猜得还有点靠谱,也算是书法。东西肯定存在,当时的确是个禁忌,给你个提示,反贼。”
  敬天一大脑飞速转动:“曾国藩最有名的就是平定太平天国,不会是洪秀全的书法吧?”邱小福耸耸肩:“还真是洪秀全的。”
  “洪秀全的?”敬天一有点跟不上剧情走势了,“那杨向道谋害吕老太是为了什么?”
  邱小福说:“杨向道的作案动机是为了永久地掩盖吕秀才是太平天国的人,根本没当过曾国藩师爷这个事实!要不然的话,他写的那个《清末第一师爷》不就被啪啪打脸了吗?虽然他那个就是编故事,但人家认为自己写的就是史实。”
  “你把细节补充一下吧。”敬天一觉得自己完成任务了。
  “洪秀全写的是‘天下为公’四个字,藏在了吕家佃磨坊的石碾子里面!這个石碾子现在还在村口,磨坊解放前也是吕家的产业。解放后,虽然抄家破四旧分田地,但石碾子那么重,也没谁去动!后来有电动的了,石碾子没什么人用了,但好歹是个地标,这么多年了,就一直在那儿。吕老太和杨向道是偷偷摸摸把石碾子里的墨宝取出来的。拿出来一看,杨向道心就凉了。他一直以为是曾国藩的书法,没想到是洪秀全的,而且跟这幅墨宝一起藏在石碾子里的,还有吕秀才的自白书,上面说,他是湖南的一个秀才,因各种原因投了太平天国军,南京城破的时候,他从宝库里偷出一些金子,跟难民一起逃出城去,来到此地安家落户云云……吕老太催促杨向道尽快找买家,杨向道不想让墨宝和自白书公之于众,就起了杀心。”
  “就因为这个?”敬天一难以置信。“那你以为呢?”邱小福也无可奈何。
  “吕大宝怎么办呢?”敬天一问。
  “他大姐回来了,要把他接到国外去过一阵子,正好他大姐孙子还没上小学,可以跟吕大宝一起玩。”邱小福说,“其实永远长不大也挺好的,至少不用面对复杂的成人世界。”
  “他生在好人家了,有几个人,就算是骨肉至亲,能这么几十年如一日地对待一个傻子。”敬天一说。
  的确,人各有命。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网恋惨剧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