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迷案追踪> 石墨矿疑案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小西摘录 作者: 刘学焕 时间: 2015-11-24 阅读:
 一

刘西风的孙子刘龙欣在滨海市念大学,暑假期间将同学加恋人刘倩带回老家刘沟镇。刘西风一见未来的孙媳妇1米75的高个,一举手一投足就 跟电视里的时装模特似的,顿时就喜欢上了,还嗔怪孙子,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为什么不早告诉家里,让家人提前高兴。当刘西风获悉刘倩是台湾人,她的爷爷是亿 万富翁时,顿时喜不自禁,仿佛他家就要来财神爷似的,立刻请镇上的大厨到家里做了一桌海鲜大餐,盛情款待了这位来自台湾的未来孙媳。

别看刘西风已八十多岁,却红光满面,精神矍铄,既能吃又能喝,且十分健谈。他呷了一口酒,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刘倩说:“我们刘沟镇,有石墨矿,有果林,有青山绿水,天然资源十分丰富,想不想让你爷爷来咱这里投资办厂呀?”

刘倩嫣然一笑说:“当然想啦。不过,我和刘龙欣相恋,我爷爷还不知道呢。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把咱刘沟镇的情况和我爷爷说说,我相信他老人家会感兴趣的。”

这时,刘龙欣的父亲,刘沟镇镇长刘振江说:“爹,今天是家宴,还是多谈谈家事吧,至于招商引资的事,以后有机会再谈。”

刘西风乐呵呵地说:“对对对,谈谈家事。刘倩呀,在台湾,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哪?”

刘倩说:“在台湾,现在就剩下我爷爷一个人了。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车祸身亡,母亲改嫁,是爷爷奶奶把我带大的。前些年,奶奶也病故 了。我还有一个姑姑在美国经商,她经常打电话让爷爷到美国投资,这样也可以照顾爷爷,可爷爷就是不答应。爷爷一心想到大陆老家投资办厂,却又顾虑重重,怕 老家的人容不下他。”

刘振江说:“你爷爷那么有钱,回故乡投资,这是天大的好事,老家人怎么会容不下他呢?”

刘倩说:“具体原因我也说不清楚,我问过爷爷很多次,他总是吞吞吐吐不肯说。”

刘西风若有所思地说:“你爷爷叫什么名字?他老家在什么地方?”

刘倩说:“我爷爷叫刘明礼,他说他的老家也是一个叫刘沟的地方。”

刘西风一听,脸色骤变,忙推说身体不适,便在刘龙欣的搀扶下离开酒桌……

深夜,被群山环抱的刘沟镇十分静谧。刘龙欣坐在爷爷的床前,不安地问:“爷爷,你怎么了?”

爷爷拉着他的手说:“孩子,别怨爷爷不近情理,爷爷不同意你和刘倩恋爱,我们两家不能成亲。”

刘龙欣莫名奇妙地说:“为什么?你不是挺赞成我们相爱吗?怎么又变卦了呢?”

刘西风顿时悲愤难抑地说:“我们家,不,我们刘沟镇的人和刘明礼有血海深仇呀……”

1940年,日本人占领了刘沟镇,并在这里开石墨矿。刘明礼也是刘沟人,早年留学日本,后来回老家刘沟镇,给日本矿主山田一郎当翻译。 1945年,日本投降,在撤退前的那天晚上,山田一郎设宴招待三十多名刘沟矿工。刘明礼代表山田一郎致答谢词,感谢矿工为“大东亚圣战”做出贡献。但矿工 们做梦也没想到,山田一郎这个杀人恶魔竟然在饭菜和酒里下了毒,三十多名矿工被活活毒死。刘西风的父亲和叔叔也在其中……刘沟惨案虽说过去几十年了,但刘 西风始终怀疑刘明礼当年参与山田一郎毒杀刘沟矿工的罪恶计划。

山田一郎毒死矿工,炸毁石墨矿,然后逃回日本。而刘明礼加入国民党军,后来去了台湾。

1992年,刘明礼回大陆探亲,他一踏进刘沟,就被刘西风和愤怒的山民团团围住,被打得鼻青脸肿,幸亏民警及时赶到他才得救。为了忏悔他的罪过,他出资为遇害矿工重修坟墓,并在镇上盖起了一座中学,这才得到刘沟人的原谅。

1995年,刘明礼再次从台湾来到刘沟镇,找到当时的镇长刘西风说,为了使家乡人民过上好日子,他愿出资把废弃的石墨矿再开起来。

刘西风一听,顿时怒不可遏,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破口大骂道:“刘明礼你个狗日的,别得寸进尺。刘沟人之所以能让你再踏进家乡土地,是看 在你忏悔的份上。我们刘沟人就是穷死,就是让这石墨矿烂掉,也绝不会让你来开。如果你敢在这里开矿,不用我动手,山民们也会把你揍扁!”

刘明礼失望而归,他走后,一个叫刘开全的台湾商人来到刘沟镇,找到镇长刘西风说,愿跟刘沟镇政府联合开发石墨矿,总投资1000万元人 民币,他投资70%,镇政府投资30%。然而,镇政府没有那么多钱。为了不失去与台商合作的机会,刘西风只好动员全镇老百姓,以入股分红的形式集资,这才 凑足300万元。刘开全拿到钱后说到日本购买先进的矿山机械设备。刘西风不放心,便派了一位副镇长跟去。到日本后,副镇长却被刘开全甩掉。副镇长知道上当 受骗了,只好返回国内,回到刘沟镇,向刘西风说他们被骗了。

刘开全骗到钱从日本逃到台湾后给刘西风寄来一封信,说他是刘明礼的儿子,是为父亲报仇的,是父亲让他这样做的。刘西风看罢信,顿时肺都 要气炸了,他把信撕个粉碎,大骂刘明礼是个狼心狗肺的恶魔。他心里愤懑地骂道:“刘明礼你个狗日的,再让我碰到你,我非把你撕成碎片不可!”

令刘西风奇怪的是,正当他为无法偿还山民的集资款而病倒,一夜之间愁白了头的时候,他忽然收到刘明礼从台湾寄来的40万美金,这才解了 他的围。尽管如此,他仍然对刘明礼恨之入骨。他以为,刘明礼这是仗着自己有钱,故意折磨他,报他第一次回乡挨打那一箭之仇。后来,刘西风因此事引咎辞 职……

刘龙欣听罢爷爷悲愤的叙述后,心情十分沉重,他恨刘明礼父子,但他又觉得他们父子骗刘沟人的钱有些蹊跷。刘明礼既然让儿子来报仇骗钱, 后来为什么又寄来40万美元?难道刘明礼仅仅是为了报仇而折磨爷爷吗?也许事情并非像爷爷说的这么简单。再说,这两桩事都发生多少年了,又是上辈人的仇 怨,实在不该让他们第三代人来承担。

刘西风说:“是啊,上辈人的仇怨是不该让你们小辈人来承担。可是,你怎么就知道刘倩对你是真心实意的?常言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 心不可无呀。当年,如果矿工们能有戒心,山田一郎的阴谋也就不会得逞。如果当年我有戒心,他们也不会把钱骗走。孩子,不是爷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实在 是教训惨痛呀……”

翌日,刘倩就要回滨海市。刘龙欣说:“你不是说要在我家多住些日子,多看看刘沟的山水风光吗?怎么才住一天就要走?是我家对你招待不周?”

刘倩眼含泪花,依依不舍地说:“我真想多住些日子,多了解些情况,为我爷爷将来投资作参考。可是我看我爷爷是不能落叶归根了。咱们俩的关系也到此为止吧。”

刘龙欣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生怕她飞走似的,惊讶地说:“为什么?”

刘倩悲切地说:“昨晚你爷爷和你讲我爷爷的事,我在隔壁房间里都听到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怨仇的真相,但我听得出,你爷爷对我爷爷是十分仇恨的。你爷爷反对咱们俩相爱,我也听到了,你也不用瞒我了。为了不影响你们的和睦家庭,我们还是分手吧。”

刘龙欣大声说:“我不同意!他们上辈人的怨仇怎么能左右到我们?再说,有些疑点还没弄清楚,不能只听我爷爷的一面之词。我希望我们仍保持关系好吗?”

刘龙欣将刘倩送到滨海市内她租住的家,然后给她买回可口的饭菜,可刘倩一点也吃不下,她又想到孤身一人远在台湾的爷爷,如果实现不了落叶归根的愿望,心里该多难过呀?她心里很矛盾,她舍不得刘龙欣,但她又不愿因她而影响到他的家庭。

刘倩由于心理负担过重,病倒了。在台湾的爷爷刘明礼获悉后,便马上乘民航班机经香港来到滨海市。当他看到孙女的男朋友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时,心里多少有些慰藉。然而,当他获悉孙女的病因时,便十分自责地说:“孩子啊,爷爷对不起你呀……”

刘龙欣说:“刘爷爷,你的事情我爷爷和我说过了,但我有两大疑点,希望你能解答。第一,1945年山田一郎毒杀刘沟三十多名矿工,当时 你是山田一郎的翻译,这么多年来,我爷爷一直怀疑你参与了毒杀矿工的罪恶计划。连日来,我反复琢磨,你也是咱们刘沟的人,与矿工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参与山 田一郎毒杀自己的乡亲?第二,1985年,刘倩的爸爸到刘沟行骗,并来信说是你让他这么做的。既然如此,你后来为什么又将钱寄回来?”

刘明礼一边饮茶,一边讲述了历史事件及儿子行骗的真相。

刘明礼从日本留学回到家乡后想开石墨矿,没想到山田一郎捷足先登开起石墨矿,当他知道刘明礼是学矿山开采专业时,便高薪聘请他当技术顾 问并兼任他的中文翻译。刘明礼打心里痛恨日本人用武力掠夺中国的矿产资源,更不愿意背上汉奸的骂名,于是便找借口拒绝。山田一郎用枪对着他的脑门说,如果 不答应,就杀他全家,刘明礼也想过逃走,可想到还有全家十几口人,他不得不忍辱留了下来,他就是在这种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当了山田一郎的翻译。1945年, 山田一郎撤退前的那天晚上,山田一郎让他代致答谢词。致完词后,他便来到山田一郎跟前坐下,没想到山田一郎没让他就座,而是让他到中国矿工的桌上就餐,并 狡黠地说,你是中国人,应当陪中国人喝酒,这便引起了他的极大怀疑。于是,他一没喝酒,二没吃菜。当他看到众多矿工倒下去时,他才猛然醒悟,原来山田一郎 连他也想要一块毒死。为了活命,他便咬伤舌头,装死倒在酒桌下。半夜,他听到一声巨响,他猜测是山田一郎将石墨矿炸毁。日本人撤走后,他才从死人堆里爬出 来。他怕村民怀疑他参与日本人毒杀矿工,于是便连夜逃出刘沟,后来加入了国民党军,1949年逃到台湾……

刘龙欣听罢刘明礼的讲述后,说:“刘爷爷,当年三十多名矿工全部遇难,唯有你一人活下来,你又是山田一郎的翻译,谁能证明你当年没有参与毒杀矿工的事实呢?”

这时,刘明礼拿出一本书说:“这是山田一郎在90年代写的回忆录,其中一章:向刘沟人谢罪,他专门叙述了当年毒杀矿工的经过,并写道,连我也一起毒死,因为我是中国人,并掌握开矿技术。”

刘龙欣看罢那一章节后说:“原来是这样,这个山田一郎真该千刀万剐。不过,1995年,刘倩的爸爸刘开全到刘沟行骗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上世纪80年代后期,李登辉上台,大力鼓吹台独,并把蒋氏父子在世时关押的台独分子放出监狱。刘开全早在70年代就背着父亲暗中加入台 独组织,也被关押起来。出狱后,他便组织台独分子为李登辉摇旗呐喊,受到坚决站在反台独阵营里的父亲严厉斥责。但他仍执迷不悟,不思悔过。1982年,当 他获悉父亲到大陆探亲遭到刘沟人的殴打时,便煽动父亲仇视大陆,加入台独组织,被愤怒的父亲打了一耳光。父亲说,我就是死也要回到大陆老家,虽然刘沟人现 在还不能接纳我,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会接纳我的。

刘开全见父亲一心向往大陆,并不顾年迈参加反台独游行,公开和他们的台独组织唱对台戏,便怀恨在心。1995年当他得知父亲回大陆老家投资未果,为断绝父亲以后的归乡之路,他便背着父亲,以台商的名义来刘沟行骗,并给刘西风写信,陷害父亲。

刘明礼获悉后气得大病一场,老伴儿也被这个逆子活活气死。后来他便给刘西风寄回钱,但他并没写信说明真相,他担心越描越黑,他更担心万一刘沟人知道他的儿子是台独分子,会更加仇恨他,容不得他……

面对逆子兴风作浪,刘明礼恨不得亲手掐死这个不孝之子,但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如何下得了手?为表明他与台独分子势不两立的决心,他 毅然在报上发表声明,与刘开全断绝父子关系。这是痛苦的抉择。也许是天意,有一天,刘开全带领台独分子在大街上游行示威,在转弯时,被一个酒鬼驾车当场撞 死……

傍晚,刘龙欣从滨海市回到家,说刘明礼已经来到滨海市,并把刘明礼讲的事实真相说给爷爷和父亲听,同时拿出山田一郎的回忆录作证,当年刘明礼确实没有参与毒杀矿工的计划。毒杀矿工是山田一郎所为。

刘西风哪里肯轻易相信,他不相信山田一郎的回忆录是真的,他更不相信刘明礼的儿子是背着他来大陆行骗的。总而言之,他仍然从内心把刘明 礼与山田一郎等同,都是杀人恶魔。同时,他再次表明,坚决反对刘龙欣与刘倩谈恋爱,坚决不让刘明礼踏进刘沟一步。如果刘明礼胆敢踏进刘沟,他就是豁上命也 要与他拼到底。

  • 上一篇: 漂流瓶背后的秘密
  • 下一篇: 离奇的失踪案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