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九葡买炮惊魂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10-01 阅读:
  明天启五年(1625年),后金国努尔哈赤指挥二十万精锐的八旗子弟兵,浩浩荡荡,直向大明的奉天城杀来。
  当时的辽东经略使孙承宗,一见后金军杀来,立即下令放弃关外的全部城堡,死守奉天。随着奉天的战事一天天吃紧,宁远(今日兴城)的火炮也被抽调到奉天前线。可这样奉天一旦失守,没有了火炮,可叫袁崇焕拿什么守宁远城啊?袁大帅急得嘴角上起了一溜的火疱,最后和谋士们一致决定:买炮!
  买炮?最新式的火炮都是英国人造的,宁远城里谁认识英国人呢?首推就是宁远商会的副会长金八斗了。此人正和葡萄牙商人做黄烟生意呢,据说其最大的两个特点就是贪财和吝啬。袁大人对他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可现在也只好屈尊去找这个浑身铜臭气的小商人了。
  干瘦干瘦的金八斗,听闻袁大人来意,“刷”地变了脸色,袁大人再三劝说,金八斗只是摇头,一旁的侍卫啪地抽出刀来,吓得金八斗“扑通”跪倒。
  袁大人连忙将金八斗扶坐在椅子里,然后,他撩起袍子,反而跪在金八斗面前。
  这一下,可把金八斗吓傻了,他一咬牙,同意了。
  袁大人备好三万两银票,交给了副将祖靖,让他和金八斗一起,连夜坐船前往澳门。
  第十天的早晨,金八斗领着祖靖下了船,刚站到湿漉漉的码头上,七八个手持毛瑟枪的葡萄牙兵“呜里哇啦”地怪叫着走过来,他们用枪尖上的刺刀比画着祖靖,嘴里不知说着什么。
  祖靖也嗖地抽出刀来。那几个葡萄牙兵一见,把枪栓拉得哗哗响。金八斗高叫着葡语冲到前面,从怀里摸出了几块银子挨个发了下去,又解释了半天,几个葡萄牙的士兵才放下了枪,不过祖靖的腰刀还是被没收了。
  祖靖气呼呼地离开码头,张口要骂,却被金八斗捂住了嘴巴:“我的军爷爷,您不怕死,可不要连累我也丢命……”
  金八斗领着祖靖在九葡商会旁,找了一个高级客店住下。然后金八斗就忙着和会馆中的葡萄牙人谈判。祖靖也听不懂葡语,跟在金八斗身后,一连谈了三天,祖靖每天看着金八斗对洋人打躬作揖,烦都烦死了。
  负责军火买卖的就是九葡商会的副会长罗鲁。罗鲁红发碧眼,神态傲慢,经过谈判,罗鲁终于答应要价三万两白银卖给金八斗十五门英国最新式的后膛炮。
  金八斗交了定金,千恩万谢地回到客栈。第二天,两人前去交银提炮,没想到罗鲁却反悔了。
  金八斗越听脸色越难看。他一翻译,祖靖才知道,原来还有一个大买家,已经出了高价。还没等祖靖和金八斗表示抗议,罗鲁一指窗外,原来那个出高价的买家来了。
  进来的是三个精壮的汉子,前面的那名中年人方面大耳,进门就和满面笑容的罗鲁抱到了一起。另两名站在门口,看来是他的保镖。
  祖靖气得直咬牙。金八斗听他们的口音古怪,张嘴用满语试探着骂了一声,果然,那三名汉子听得懂满语,回头一齐怒视着金八斗。他们真的是满人,他们就是努尔哈赤派来买炮的人。
  努尔哈赤的军队本来就不可一世,真的要是巨炮到手,岂不更是如虎添翼了吗?金八斗望着祖靖,祖靖冲着罗鲁大叫:“你不能将后膛炮卖给他们,他们是大明朝的敌人!”
  罗鲁用葡语回应道:“在这里没有敌人,只有商人。”
  祖靖气得“哇哇”大叫,现在已经不是买炮和卖炮的事了,真要是他们交易成功,大明军队还不定死多少人呢。祖靖走到那高大的中年人身后,猛地一拳,直捣他后脑。
  等金八斗明白祖靖是想打倒那个满人,想要制止已经来不及了。那个高大的满人名叫巴图,他是努尔哈赤帐前有名的猛将,听脑后有风,偏头一闪,祖靖一拳正揍在罗鲁的鼻子上,罗鲁一声惨叫,鼻子被打成了烂柿子,“咕咚”一声,瘫倒在了地上。
  巴图岂肯吃亏,一拳打了过来,门口的那两个保镖也加入了混战,直打得罗鲁的办公室里桌飞椅倒,遍地狼藉。
  金八斗叫了几声,想劝架,可是根本就不管用,他急忙上前,把满脸是血的罗鲁扶了起来。罗鲁咬牙切齿,从腰里摸出了荷兰火铳,望着打成了一团的四个人,用生硬的汉语大叫道:“闪开,闪开!”
  巴图听到罗鲁的呼喊,猛攻了两拳,然后对两个保镖一挥手,三个人急忙闪开,罗鲁用火铳指着祖靖,猛地一扣扳机,金八斗一见不好,一抬罗鲁的胳膊,火铳“轰”的一声,枪砂全部打在屋顶的吊灯上。吊灯被打得稀烂,七彩的水晶玻璃碎了一地。
  九葡商会的会长莫查听到枪声,领着十几名荷枪的葡萄牙兵冲了进来,怪叫着用黑洞洞的枪管指住了殴斗的四个人。
  没等罗鲁说话,金八斗“扑通”一声,跪倒在莫查面前,一边撕心裂肺地干嚎,一边把罗鲁不讲信誉的事儿讲了一遍!
  莫查听完,气呼呼地问罗鲁:“是这样吗?”
  罗鲁一见金八斗先行告状,凑到莫查的耳边,和他咬了一阵耳朵,讲完,罗鲁竖起了四根手指,对着莫查一晃。莫查听完,也是连连点头。
  金八斗见罗鲁竖起了四根手指,他转了转眼睛,将衣服的下襟“哧”的一声撕开,从里面取出了一沓银票,举在手里,高叫道:“我出四万一千两买那十五门后膛炮!”
  莫查和罗鲁对望了一眼,还没等表态,巴图从怀里一摸,也取出了一沓银票,两个人一路竞争,十五门后膛炮的价格一直被抬到了七万五千两。
  巴图没有了银票。祖靖也是瞪大了眼睛。袁大帅只交给他三万两银票,那剩下的四万五千两可都是金八斗自己的钱呀。
  看着金八斗心疼的神色,巴图从大手指上摘下了一枚翠玉扳指,硬塞到了罗鲁的手中。这枚翠玉扳指的价格绝对在八千两银子以上。
  莫查刚要宣布那十五门后膛炮归巴图所有,金八斗急得从地上跳了起来,他将手指上戴的三枚泰玉戒指,胸口上挂着的那块英吉利金怀表,都交到了莫查的手中,然后用葡语大叫道:“如果把这十五门炮卖给满洲人,你们就有天大的麻烦了!”
  看着莫查和罗鲁吃惊的眼神,金八斗开始讲自己的道理。
  要知道他们九葡商会毕竟是在大明的地盘上做生意,不管莫查和罗鲁和当地的地方官暗中有什么共识,当今皇帝对他们这种资敌的行为是绝对不会姑息的。真要是朝廷降下圣旨,他们葡萄牙的商社就别想在澳门干下去了。
  金八斗讲完了狠话,舌头一转,就给他们分析军火商的利益。军火商哪个也不是傻子,想要发大财,永远都要把军火卖给失败的一方。满洲人势力强大,如果是他们灭了大明,没有了仗打,九葡商会的大炮还会有谁要?
  莫查和罗鲁咬了半天的耳朵,权衡再三,只得宣布将那十五门后膛炮卖给金八斗。气得巴图狠狠地瞪了金、祖二人一眼,拿起扳指和银票转身就走。
  金八斗一见那十五门后膛炮到手,正要和祖靖到外面雇人来运炮,却见罗鲁用手里的火铳指着祖靖,要扣下他,因为祖靖一拳打断了他的鼻骨。
  祖靖也是朝廷的命官,送交官府他当然不怕,可要是罗鲁不把他交出去,暗中害了他呢?澳门离京城千山万水,外敌入侵,朝廷焦头烂额,谁会为一个武将的生死追查到底呢。
  祖靖怒目面对枪口,金八斗不住地哀求。罗鲁将皮鞋一伸,指着上面的血迹,说道:“饶了他可以,但要叫他把我鞋上的血点舔干净!”
  金八斗求了半天,罗鲁就是不答应。祖靖气得大叫道:“我就留下,看他们能把我咋样!”
  金八斗连连摇头,说道:“巴图怀恨而走,很有可能半路劫船,这回去的路上可缺不了您呀!实在不行,我替您舔吧……”讲完,他两腿一软,跪倒在罗鲁的面前,伸出舌头,一下一下舔去了他皮鞋上的血迹……
  金八斗踉跄着出了九葡商社,靠在街边的砖墙连连喘气,跟在他身后的祖靖对着金八斗大吼大叫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给洋鬼子舔鞋,我瞧不起你!”
  金八斗饿狼似的一声怪叫,倒把祖靖吓了一大跳:“我不是为我自己,我是在为袁大人……在为我们这个可怜的大明……你懂不懂……”
  雇船装炮,一切倒还顺利,两个人忙了一天,谁也没有和谁说话。
  到了下午六点,十五门后膛炮被装到了船上,祖靖站在船头,命令水手们挂帆起航。
  木船缓缓驶离了澳门的旧码头。祖靖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下了,他正要走下船舱,只听身边站着的金八斗一声惊叫,一下扑到了祖靖的怀里。
  只听不远处的码头上响起了一声枪响——是罗鲁,竟是藏在暗处的罗鲁对着祖靖开了一枪!竟是胆小如鼠的金八斗替祖靖挡了一枪!
  货船已经驶出了毛瑟枪的杀伤距离,祖靖跪在船头,泪流满面地大叫道:“金爷,我看不起您,可是您救了我两次……我不是人呀!”
  金八斗嘴角淌血,他激动地说道:“我只是一个市侩的商人,蒙袁大人不弃,叫我出海陪祖将军买炮,那可是我祖上莫大的光荣呀!”
  “可您真的不应该替洋鬼子舔鞋呀!”祖靖哭嚎着。
  金八斗连连摇头,痛苦地说道:“袁大人既然可以为大明,为宁远城跪我,难道我就不可以为大明,为宁远城的老百姓受点委屈吗!”
  “只是那样太委屈您了!”祖靖哽咽着讲不出话来了。
  “放下我!”金八爷虚弱地说道,“你看这景色多好,水天一色——只可惜我们的大明太弱了,竟弱到连自己子民都保护不了。澳门再过三十年,六十年,还是我们大明的澳门吗?”
  祖靖将金八爷放到船头,金八爷低声地说道:“我在澳门的事,还请祖将军替我保密……我对不起我的家人,没法回去面对我的祖先了!人死哪儿都一样,我要死在这里,要亲眼看着这帮红毛的鬼子怎样滚出澳门去——”金八斗全身用力,一骨碌,落到了翻腾的海水中……
  看着翻腾的海水将金八爷的身体吞没,祖靖伸出的手抓回的只是一把空气。
  “八爷——您没给我们大明丢脸啊,您才是汉子,您才是真正的爷们啊!”祖靖对着天空和大海高喊了一声,这喊声在冰冷的海面上空久久回荡……
  • 上一篇: 惊天假币案
  • 下一篇: 反晦气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