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神奇的饸饹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未知 作者: 天使宝宝 时间: 2018-10-27 阅读:
  出了奇事
  城关镇上有两家饭馆,一家许记,一家冯记。说来也怪,许记饭馆总是食客盈门,而冯记却是门可罗雀。冯记的掌柜冯友全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观察思索了多日,还是不得要领。
  这天晌午,冯记饭馆里一个食客也没有,许记那边却很热闹。冯友全站在门口,愁眉不展地望着许记,只见主仆三人酒足饭饱,正从许记里出来。
  那主人是个中年人,举手投足间气度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他咂摸着嘴说道:“舒坦,舒坦啊。真想不到,这偏僻地方,竟然还有这等美味。特别是那饸饹,面筋道,有嚼头,越回味越鲜美。好吃,好吃!”
  冯友全见这人是个行家,就过去行了礼,恭维地说道:“听先生之言,对美食颇有研究。我有一事相求,还望先生允诺。”中年人问他有什么事,冯友全把他请进饭馆,说道:“先生若能探得许记与冯记两家饸饹的不同之处,我愿出十两银子相谢。”
  中年人笑道:“有银子可赚,当然好啦!”
  冯友全就给中年人讲起饸饹的做法来。饸饹是北方特有的一种面食,用白面、豆面、白薯面、棒子面等和在一起,呈圆柱状,放入饸饹床子的桶内,再用上面的木柱挤压,面就会从桶底的孔洞挤出,成了面条的形状,但比面条筋道。中年人听完,寻思片刻,说道:“我们刚刚吃过许记的饸饹,却没吃过你家的,只听你说,那是没法比的。你做几碗,我们尝尝再说。”
  冯友全到厨房下了几碗饸饹,中年人用筷子挑起一根放进嘴里,边嚼边品,然后轻皱眉头,说道:“奇怪。”
  冯友全忙问:“如何奇怪?”
  中年人又尝了一口,这才说道:“初尝之下,没啥差别,连浇料的味道也差不多,但细品之下,却不一样。”
  冯友全一拍手说:“怪就怪在这里!”
  原来,冯友全为了破解许记饸饹好吃的秘密,也没少费心思。他买来许家的饸饹,从面到浇料,都细细地看过,没看出啥门道儿。他不死心啊,又偷偷询问过,从煮饸饹的水,到煮的工夫,甚至用多少柴烧,都搞清楚了,可等他煮出来,还是不一样。
  中年人顿时来了兴趣:“嘿,还有这等奇事!朕……甄老爷我一定要搞个明白!”他对那两个随从说,“你们去给我安排个住处,等我弄明白了这事儿再走。”
  甄老爷的两名随从,一个又老又瘦,还稍稍有点儿驼背,另一个则年轻气盛。听了甄老爷的话,那两人互相望了一眼,年轻人说:“老爷,这里很是荒僻,没什么可流连的,前面的风景才好呢,住宿干净,吃食也多。”甄老爷却摆了摆手说:“风景跑不了,这个事儿才有趣。”那瘦老头就在一旁附和:“老爷说的是。破解了这个谜题,咱老爷的睿智故事就会在百姓中流传开。”那年轻人狠狠瞪了瘦老头一眼,出去安排了。
  发现玄机
  主仆三人就在镇上一户人家住下来。天色渐晚,主人家过来问他们,晚上想吃啥。甄老爷脱口道:“饸饹!”主人应了一声,到门口喊来正在玩耍的儿子:“狗子,到你许大爷家去,借饸饹床子来使使。”狗子应了一声,跑出去了。
  主人忙着到厨房里,先做了浇料,又和面烧水。不一会儿,狗子就抱着饸饹床子回来了。主人把饸饹床子架到锅上,把面团放到桶里,用力一压,饸饹直接掉进了锅里。然后,他把饸饹床子交给狗子:“快还回去!”狗子抱起饸饹床子就跑了。
  甄老爷问道:“要做饸饹,还得借床子呀?”
  主人说,谁家也不会天天吃饸饹,实在不值得做一个床子备着,想吃的时候,就找许大哥借,压完再还回去,啥都不耽误。甄老爷问道:“许大哥就是开饭馆的许掌柜吧?”主人点头说是。甄老爷问:“冯记饭馆也有吧?你们怎么不找他借呀?”主人撇撇嘴说:“冯掌柜那人不好说话。”
  说话间,饸饹煮熟了。甄老爷吃了一口,马上就被辣得直吐舌头,他对主人说:“做这么辣,是不是你家辣椒多得没地方放了?”主人一拍脑门儿说:“是我疏忽了,没问你们能不能吃辣。来,我给你们过过水。”他伸手就要拿甄老爷的碗,甄老爷却喝住了他:“别动!”甄老爷又尝了一口饸饹,忽然说道,“真是奇怪!”
  年轻人和瘦老头一齐问道:“甄老爷,何事奇怪?”甄老爷说:“你们尝尝这饸饹的味道,是不是似曾相识?”两人尝了尝,也都被辣得够呛。瘦老头转了转眼珠,忽然兴奋地说道:“我明白了!”甄老爷忙喊道:“罗锅子,是我先想到的,你不许跟我抢!”
  甄老爷也顾不得吃饸饹了,拔腿就往外跑,年轻人和瘦老头急忙跟上去。年轻人悄悄问瘦老头:“老刘啊,你快跟我说说,甄老爷想到了啥事?”这年轻人正是和,那瘦老头是刘墉,走在前面的,自然是当朝的乾隆皇帝。此时,刘墉却卖起了关子:“此事不可多讲。不然,抢了甄老爷的风头,我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啦!”
  三人来到冯记饭馆。甄老爷对冯友全伸出手来:“掌柜的,許记饭馆饸饹好吃的秘密,已经被我破解啦,快拿银子来吧。”
  冯友全很高兴,当即就拿出了一锭银元宝,放到乾隆皇帝手里,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乾隆皇帝说,许家饭馆的饸饹好吃,就因为许掌柜的人缘好,谁家做饸饹都找他去借饸饹床子。做饸饹的流程是,先做好浇料再压饸饹,那饸饹床子架在锅上,浇料的油气升上来,浸润了饸饹床子,那饸饹床子就收集了百家的味道,再压出来的饸饹就回味无穷了。
  冯友全听得瞠目结舌。他转着眼珠想了想,似乎有些道理。他马上动手,做了浇料,然后跑到许记饭馆,借回了饸饹床子,压好了饸饹一尝,味道果然强了百倍!乾隆皇帝和两位大人吃着饸饹,也感觉味道比以前好了许多。
  冯友全不禁汗颜:“真没想到,老许豁达,竟成就了如此美味。”刘墉在一旁说道:“还有一样,老许跟乡亲们亲,谁家来借他都给,啥时候来借他也都给,要是正在饭点儿上被借走了,食客只能等到饸饹床子还回来再吃,多饿一会儿,自然感觉更香了。此乃天成啊!”冯友全连连点头说:“我记下了。”
  乾隆皇帝拿到银子,就带着刘墉、和回去歇息了。
  争抢宝贝
  此时,冯友全却动起了小心思,他想,要是将此饸饹床子据为己有,可不就能财源滚滚了吗?他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把那架宝贝饸饹床子藏起来,然后把自家的饸饹床子放到锅上,而后放火烧起来。
  等到火烧了起来,冯友全就跑到门外大喊:“着火啦,着火啦……”伙计和邻居们闻声赶过来,很快就扑灭了火。
  冯友全抱出一根残木,哭丧着脸对老许说,他压饸饹时没留意,灶膛里的火苗蹿出来,把饸饹床子给烧了。说着,他掏出一锭银子,塞到许掌柜手里,算是赔给他的。许掌柜把银子推回给他,摆摆手说:“一架饸饹床子算啥?我打个新的就是啦!”
  当天夜里,冯友全正喜滋滋地闻着那饸饹床子上的美妙味道,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他来到门边,问道:“谁呀?”门外的人答道:“和中堂有话。”冯友全不敢怠慢,忙开了门。
  和大步走进来,问道:“那架饸饹床子呢?”
  冯友全道:“烧啦。”
  和不耐烦地说:“跟我耍心眼儿?你差得远呢!你要不交出来,我真就给你烧了,连你家都烧了!”说着,他一挥手,几名随从冲过去,抱起饸饹床子扬长而去。冯友全哪敢得罪和呀,只好吃这哑巴亏。
  第二天一早,乾隆皇帝带着两人出发了。没走多远,就见后面隐约有辆马车跟着。乾隆皇帝问:“那辆车老跟着咱们,莫非有什么企图?”和忙说:“皇上,那是奴才雇的车,车上拉着宝贝。”乾隆皇帝顿时来了兴趣:“什么宝贝?”
  和忙挥手让车过来,然后掀开车帘,只见里面放着许记饭馆那架饸饹床子。和笑着讨好乾隆说:“我把这架饸饹床子运进皇宫里,您什么时候想吃饸饹了,就可以让御厨做。有了这个宝贝,那味道就差不了。”
  刘墉却在一旁叹道:“咱把饸饹床子拿走了,城关镇上十年不再有此美味。”乾隆皇帝也心存歉疚,问刘墉该当如何补偿许掌柜。刘墉忙说:“微臣知道皇上定有此意,已替皇上把这事做了。”乾隆皇帝问他怎么做的,劉墉说:“微臣告诉他,和和大人特别爱吃他家的饸饹!”
  和怒道:“你干吗说我爱吃?”
  刘墉不疾不徐地说道:“和大人面子大呀。说你爱吃,就会有许多人来吃,他家生意好了,也算是个补偿啊。”和气得干瞪眼,却说不出话来。
  还别说,打那以后,许记饭馆的饸饹越来越有名,生意也更好了。
  • 上一篇: 一箭待发
  • 下一篇: 神秘的黑牡丹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