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观心剑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09-08 阅读:
  明代末叶,湖北省境内的蕲县尚武风气浓郁,以至于出现了不少武林中成名人物,其中尤以“玉面剑客”岳明风最为出类拔萃。岳明风自幼天资聪颖,十四岁时便能将一套“瀚海游龙剑法”使得登堂入室,二十岁后放眼鄂东,已是难逢敌手。崇祯四年之春,岳明风踌躇满志,前往河南洛阳参加五年一度的“中原武林试剑大会”,结果很遗憾地在决战中折戟沉沙。回家的路途上,岳明风胸中尽是抑郁之情、忿然之气。
  这一日午后,岳明风信马由缰,缓缓经过六安山下一条荒僻的野道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喝骂道:“畜牲不长眼,畜牲的主人难道也看不明白么?”岳明风连忙回头,看见一个身材矮小、颧骨高耸的灰衣老者站在路旁的一畦菜地边,向他怒目而视。感情是刚才抄近路之际,他胯下的坐骑不小心踩过了灰衣老者的菜地。岳明风本有些怒意,但见灰衣老者形象粗陋,就懒得理会,拨转马头扬长而去。不曾想灰衣老者却不罢休,三步两跳地冲上前来,猛地一探手,竟将岳明风揪落马下。岳明风心头火起,一拳击向灰衣老者的面门。灰衣老者一侧身,左手握住岳明风的右拳就势一拉,岳明风一下子立足不稳,朝前摔了一跤。
  岳明风年少成名,几曾受过这种遭遇,霎时火冒三丈,拔剑出鞘,一招“春江水流”向灰衣老者疾刺而去。灰衣老者也不慌张,一闪身一错步,一个耳括子抽出,将岳明风抽了个趔趄。岳明风咬牙怒吼着,发了疯般杀向灰衣老者。可是十几招过后,岳明风竟挨了五六记耳光,跌了三四跤,更令他惊心的是,无论他的招术如何变化,灰衣老者却总能事先洞悉他的意图,先发制人。岳明风知道今日是遇上了世外高人,心念电转间,竟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弃剑道:“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前辈,请前辈大人大量,多多包涵。”灰衣老者见状也不好意思再打,鄙视一眼,转身离去。岳明风见灰衣老者武功深不可测,不禁有了拜师的念头,跟在后面恭声道:“晚辈蕲县岳明风,自幼习武,奈何一直不遇名师,今日承蒙前辈不吝指教,正是上天的机缘。既然如此,恳请前辈收晚辈为徒,以成全晚辈一片向学之心。”灰衣老者哼道:“恃强凌弱前倨后恭,我可不敢教这种德行的徒弟,你还是另请高明吧!也不准再跟着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岳明风性格向来坚韧,并不因此放弃,牵马远远地跟在后面,来到了一座不大不小的村庄,望见灰衣老者走进了村西头的一户人家。岳明风经过打听得知灰衣老者姓柳,大伙儿私下叫他柳老头儿,是几年前从外乡搬到此地定居的。柳老头儿膝下有一个女儿,名叫柳惜娘,因为长得丑陋,又跛了一足,所以虽早已过了及笄之年,还没有嫁人。
  岳明风花高价在柳老头儿的对门租了间房子,伺机拜师。无奈柳老头儿性情如火脾气倔强,非但对岳明风的苦苦哀求无动于衷,实在被纠缠得烦了,还要揍他一顿。一次次的碰壁之后,岳明风见柳老头儿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只好打起了柳惜娘的主意。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柳惜娘总能与岳明风不期而遇。几番邂逅,岳明风很快征服了柳惜娘的芳心,成了柳老头儿的准女婿。有了这层关系,柳老头儿自然不能像从前那样将他拒之千里,再加上岳明风表面上的恭谦孝顺,柳老头儿的戒心也逐步松懈,教起岳明风武功来。
  原来柳家祖上传下了一门绝顶武学,叫作“观心剑”,“观心剑”的精髓又在一套“观心术”中。所谓“观心术”,简单来讲就是对敌过招时,通过观察分析对手身体四肢百骸与眼光的变化,从而事先洞悉对手的心理,抢得先机。比方说,一个人向对手打出一拳可能只需要一瞬间的时光,但出拳前却有太多的痕迹可寻:他势必先握拳,接着提肩曲肘,继而侧身倾腰,而在握拳之先,还得用眼光扫描定位。岳明风武功底子扎实,又有柳老头儿从旁辅导,学起“观心剑”来的确事半功倍。大半年的时间下来,岳明风可谓脱胎换骨,再与柳老头儿过招时,不过稍落下风。岳明风见此状况,内心不由得阵阵狂喜,狂喜之余想道:“假以时日,我的‘观心剑’炉火纯青,放眼天下,又有几人能是我的对手?但既然柳家如今能将‘观心剑’传授于我,将来难保不会传给其他人,这剑法若一旦流入武林,我又如何能独领风骚、吐气扬眉?更何况我岳明风生得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岂能娶一个又丑又残的女人为妻?”又想起柳老头儿曾经对他的殴打侮骂,心中的恶念便如潮水一般泛滥起来。
  翌日,岳明风做了个丧心病狂的举动,竟趁柳老头儿不备,突然从背后一剑刺入了他的心脏。可怜柳老头儿这样的一代高手,就此魂归故里。岳明风料理完柳老头儿,再去寻柳惜娘时,柳惜娘已然不知所踪。接下来的数年间,岳明风足迹踏遍大江南北,陆续挑战众多武林名宿,居然所向披靡。一时间,“‘玉面剑客’岳明风”的大名响彻神州。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时间渐渐来到了崇祯九年。这年中秋节后,岳明风的故乡蕲县来了一个木偶戏班。这戏班在城内表演多日,临走时竟设法诱拐到了岳明风三岁大的儿子。岳明风闻讯连夜追赶,赫然发现这戏班的主人就是一别数年的柳惜娘。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两人乍一见面,也没什么话好说,立时拼了个你死我活。岳明风这些年已将“观心剑”修炼得出神入化,柳惜娘如何是他的对手?勉强支撑二十来个照面,已是不敌,负伤逃进了一间大屋。
  岳明风穷追不舍,正要将这心腹之患置于死地之际,突然被一片剑光裹住,原来屋内埋伏了十余位剑手。本来岳明风并不将这几个伏兵看在眼里,但交手以后即刻发觉不妙。原来这些人不但剑法怪异之极,而且面无表情目光呆滞,居然都是与真人相仿的木偶,木偶的举动都是被数丈外的木偶戏艺人用丝线或托棍操纵的。木偶戏艺人们对这样的场景显然演练过许多次,操纵起来个个驾轻就熟,木偶间的配合也近乎滴水不漏。如此一来,岳明风赖以横行的“观心剑”几乎没有用武之地,武功大打折扣。一通苦战下来,岳明风虽将十具木偶摧毁,自己却也身受重伤,奄奄一息。
  柳惜娘等的就是这种结果,她冷笑着走过来,挥剑砍下岳明风的人头,用早已准备好的瓦罐盛好,拿去祭奠父亲柳老头儿的亡灵。
  自此,“观心剑”绝迹武林。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email protected],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换头计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