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民间故事> 一夜盗三室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9-10-04 阅读:
  杭州知州吴菊窗现在正为两件事头痛。
  一件事是杭州城里突然来了一个江湖上人称“飞天狐狸”的飞贼。这人身手了得,神出鬼没,尤其一身轻功出神入化,飞檐走壁如履平地,而且专挑大户人家下手。几个月来,杭州城里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几乎都被他偷了个遍。衙门捕快四处缉捕,将城里翻了个底朝天,却找不到这个飞贼的任何蛛丝马迹。城里的达官显贵们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后来一起联名上书告到吏部。吏部不久下文,责令吴菊窗一个月内将“飞天狐狸”缉拿归案,否则撤职查办。
  第二件事是自从杭州府衙门总捕头柳秋风以年老体衰为由,辞去州衙总捕头职位,返回老家之后,这个衙门的要害职位就一直空缺着,辖下八百多名捕快无人管制,乱成一团,这也是时下飞贼难以缉拿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八百名捕快中,有两个副总捕头,一个叫“碧玉刀”段玉麟,另一个叫“八面威风”王百威。这两人原来是柳秋风在职时的左膀右臂,无论办案能力和武艺都不相上下。平时两人暗暗较劲,互不相让,都认为自己才是这杭州衙门总捕头的不二人选。
  前天夜里,段玉麟独自一人来到吴菊窗府上,一盏茶没有喝完,就从怀中掏出一个锦锻包裹的物件,神色自若地说:“昨日在集市上花了一两银子买了一件玉器,因为太过便宜,只怕是件赝品,卑职久闻吴大人善于识玉,特带来府上,请大人鉴别一下真伪!”说完,不待吴菊窗回答,离座匆忙离去。
  吴菊窗打开包袱,里面是一匹白玉雕成的骏马,四蹄腾空,鬃毛飞扬,加之通体透明,没有一丝杂质。他见过不少玉石装饰,只大略看了一眼,心里就明白,这匹玉马的价值绝对不在一千两银子之下。
  段玉麟前脚刚走,王百威后脚就进了吴府。王百威登门拜访,不着边际闲聊了几句后,从袖内掏出一个盒子放到桌上,说:“前日卑职带领一队捕快巡逻街巷,维护治安,经过大人府上门前,拾到这个锦盒,不知是不是大人府上丢失之物?”言毕,拱手匆匆告辞。吴菊窗心领神会,也不推辞,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是一只做工精巧的翡翠凤凰,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吴菊窗是个识货的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件宝物都价值不菲,而且不相上下,这下让他为难了,到底让谁做这杭州衙门总捕头呢?他一时没有了主意。别小看杭州衙门总捕头这个小小的六品官,里面的油水可不少,杭州城里这么多赌场妓院,无数商家店铺,随便收点保护费,入份干股,一年下来,都是一笔可观的数目。
  这天,杭州衙门胡师爷见吴菊窗眉头紧皱,长吁短叹,沉吟片刻,向吴菊窗献上一计,道:“大人,小人倒有个一石二鸟的主意!”这胡师爷,名不归,数月前,来到杭州,因下得一手好围棋,名动市井,传到吴菊窗耳里,就派人把他请到府上,每日要与之对奕数局。
  吴菊窗正愁眉不展,闻言连连道:“不归,什么主意?快快说来。”胡不归拱手道:“大人何不以半月为期,让段玉麟和王百威两人立约,谁先抓到‘飞天狐狸’,谁就是这杭州衙门总捕头。这样既可督促他们两人抓紧缉拿案犯,向朝廷交差,到时又可分出总捕头这一位置的归属!”吴菊窗听完后,眉头舒展,拍额大喜道:“此法真乃两全其美之策,可医我心头之疾也!”于是唤段玉麟和王百威入府,要两人立字为约,谁先抓到“飞天狐狸”,谁就是杭州衙门的总捕头。
  两人见此法倒也公平,也不便多言,立完字据后,分头匆匆离开。
  哪知“飞天狐狸”自这天之后,突然销声匿迹,如同蒸发了一般,段王两人各领着一队捕快日夜搜索,却毫无收获。
  眼看半月之期就要过去,段玉麟和王百威都心急如焚,暗中派人打听对方的进展情况。
  这日,王百威领着一队捕快巡街,折腾了几个时辰,一无所获,正准备回衙门休整,只见将军巷子尽头,围着一堆人,人头耸动,语声喧哗,其中有一个人的声音特别熟悉。王百威心头一动,吩咐手下先回签押房,自己背着手走了过去。
  巷子尽头的墙角,是一个简陋的围棋摊子,一个书生坐在棋盘一端,三旬上下,衣衫朴素,脸色有几分愁苦,旁边支起一根木条,上面缠着一块白布,布上几个黑字:“一两一盘,愿赌服输。”
  这书生连赢了几盘,势头正足。这时,一个长衫人从人群中缓步而出,一言不发地坐到了书生对面的木凳上。围观的市井百姓一见此人,纷纷叫好:“胡先生来了,赵知玉这回你赢不了。”那书生赵知玉看了来人一眼,心下一慌,连忙收起幡布,拱手道:“胡先生,家中老父病重,我要去买药了,今日收摊了,明日请早。”胡不归端坐不动,道:“怎么瞧不起我,我来了就要收摊?”
  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起哄,要书生应战。赵知玉只得坐下,硬着头皮道:“胡先生,小人家中确实有事,不敢久留,不论输赢,就下一盘。”胡不归面无表情地道:“好,一盘就一盘。”掏出一锭大银“啪”的一声放在摊子上,又道:“不过,这规矩要改一改,这一盘要赌十两,赢了归你,输了么,我也只要十两。”赵知玉脸色大变,他知道胡不归的棋力,自己断然不是他的对手,这十两是包输不赢。胡不归也不瞧他,捏起一粒白子,“啪”的一声落在棋盘上。
  看热闹的市井百姓不怕事大,见有好戏可看,越发鼓躁起哄。赵知玉无可奈何,只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和他对弈。哪知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几个回合之后,白子竟然屡屡失算,被赵知玉吃了不少子,局势堪忧。
  胡不归全无刚才气定神闲的风范,眉头紧锁,手捏一子,久久不落,寻思了半晌,终于不耐烦地一拂棋子,叹声道:“你赢了,这锭白银归你了。”说完,气恼地拂袖而起。赵知玉简直不敢相信,连忙将那锭大银收入怀中,卷起棋盘匆匆走了。
  胡不归低着头走出人群。王百威迈开大步迎了上去,拱了拱手,略有深意地笑道:“没想到胡先生也有失手的时候。”胡不归若无其事地摆摆手道:“让王捕头见笑了,智者千慮也有一失啊。”王百威“嘿嘿”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头,道:“胡先生,今天到我家去坐坐。”不容分说,拉着胡不归进了王宅。
  胡不归刚刚坐定。王宅管家就拿上来一个鼓鼓的包袱,送到胡不归手里。王百威满脸笑容,说:“一点小心意,望先生笑纳。”
  胡不归打开一瞧,里面尽是白花花的银两,足有好几百两。王百威示意管家退下,起身关上门窗,然后朝胡不归恭恭敬敬施了一大礼,道:“不瞒先生,小弟想谋杭州总捕头之位,先生足智多谋,胸有丘壑,又是知州大人座前红人,望先生为我谋划谋划,事成之后,还有重谢。”胡不归慢悠悠地喝了一口茶,微闭双目寻思了一会,道:“办法倒有一个,既可挫段玉麟威风,又可增王老弟声势,这一上一下,知州大人心中自然有数。”王百威大喜,连忙请教。胡不归示意他附耳过来,在他耳边放低声音如此这般说了一番话。王百威连连点头,心中主意已定。
  胡不归说完,也不客气,将包袱拿起,起身告辞,出了王宅,一路闲逛,看看字画笔墨,颇为悠闲自在。
  马蹄声急响,大街上奔来二匹快马,都是身穿捕衣,脚蹬乌靴,当先一人瞧见胡不归,立即翻身落马,拱手道:“胡先生,让我好找。”
  胡不归回过头看,原来是“碧玉刀”段玉麟。
  段玉麟吩咐身后捕快将马牵回去,满脸笑容地道:“久闻先生对品茗一道颇有心得,今日我在碧水阁茶楼购了一壶上等碧螺春,特请先生前去品一品。”随即招来一辆马车,两人上了车,直奔碧水阁而去。
  几天后,夜色渐浓,一轮淡月在云层中若隐若现。段玉麟的住宅门口,街角倏地蹿出一条人影,这人黑衣蒙面,身法矫健,只几步就到了段宅围墙下,四下张望一阵,确定周围无人后,双臂一展,如一只大鸟般纵身翻过墙头。
  此刻已是三更时分,院中灯火零落,宅子里的人都已经入睡,只有段玉麟外出未归。
  蒙面人趁着夜色轻手轻脚潜入宅内楼亭假山之中,他显然对宅院地形比较熟悉,驾轻就熟,不一会儿,蒙面人就来到后院一间厢房前,用一根铁丝在门上铜锁鼓捣一阵,就打开了门,他身如狸猫般蹿进屋内。没有过多久,蒙面人背后就多了一个厚厚的包袱,但他并不急着离开,借着淡淡的月色,用黑碳在墙壁上写了一行龙飞凤舞的字:“飞天狐狸到此一游。”旁边画了一个圆圆的狐狸笑脸,随后掩上房门,翻过墙头,出了王家宅院。
  蒙面人背着包袱,一路蹿高伏低,飞檐走壁,身轻如燕。不多时,到了城西一处宅院前。这处宅院乃是杭州府衙门副捕头王百威的住宅。
  此时,宅内却是灯火通明,人声嘈杂,乱成一团。蒙面人心下一沉,加快脚步,直奔宅内。纷乱的人群中突然蹿出一条人影,身手矫健,身后也背着一个鼓鼓的包袱。几个家丁各持刀棒上前围攻阻拦,纷纷喊道:“飞天狐狸,好大的胆子,竟敢到王捕头府上行窃。”
  这黑衣人冷哼一声,道:“我飞天狐狸就是要取不义之财。”说完,手脚并用,指东打西,三下五除二就将众家丁打得东倒西歪,哭爹喊娘。
  黑衣人快步冲出王宅,与奔进宅内的蒙面人迎面撞上。
  这两个夜行人,一模一样的装束,都是黑衣蒙面,都背着一个装满金银珠宝的包袱。
  两人乍见之下,面面相觑,身形一僵,互相打量对方的装束,不约而同地呵问:“你是飞天狐狸?”两人都是目光闪烁,心下狐疑,随即各自哼了一声,抽出刀剑厮杀在一起。
  两人刀来剑往,十几个来回,斗得难解难分。突然一阵急如风雷的马蹄声奔驰而来,当先一位乌衣黑靴的捕头,抽刀在手,劈空一斩,扬声大喊:“州府捕快擒拿盗匪,闲杂人等快快回避。”
  两个黑衣人又惊又急,心照不宣地将刀剑一收,一起向西逃窜。刚跑了几丈远,西边传来一阵呐喊,又一大队乌衣捕快杀来,冲在前面的都是弓箭手,一阵急促的箭雨,向两黑衣人逃窜的方向射去。
  转眼间,数百名矫健的捕快将黑衣人团团围住,锋利的箭簇齐刷刷对准两人。一骑分开众人慢腾腾上前,正是杭州知州吴菊窗。吴菊窗手持马鞭遥遥一指,沉声喝道:“本知州得到密报,飞天狐狸夜盗王宅,特领合府捕快在此设下埋伏,将飞贼擒拿归案。”威严的目光一扫现场,陡然变色,呵问:“怎么有两个飞天狐狸?你们究竟谁是飞贼?从实招来。”众捕快刀枪并举,齐声呐喊,以助声势。
  两个黑衣人互相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扔掉手中兵器,跪倒在地,高喊道:“大人,冤枉啊,我们都不是飞天狐狸。”吴菊窗神情恼怒,喝问:“你们究竟是谁?”两人犹豫了一阵,揭下面具,竟然是杭州衙门两大副总捕头,一个是段玉麟,一个是王百威。
  原来两人都问计于胡不归,意在总捕之职。胡不归为两人出谋划策,要他们假扮“飞天狐狸”,夜入各自住宅,劫走珠宝,留下“飞天狐狸”的名字,意图羞辱竞争对手一番,重挫对方声势,以图在杭州衙门总捕头的竞争中占得先机。
  吴菊窗心下一思量,即刻明白两人的心思,心下气急,怒骂道:“混帐东西,为了一个总捕头之职,如此不择手段,让本知州如何向朝廷交代!”于是翻身下马,狠狠地各抽了两人一鞭子。两人也不敢躲闪,只是伏地哀声求饶。
  这时,一匹快马跑来,来人火急火燎地禀道:“大人,快请回府,府上走水了。”吴菊窗大吃一惊,暗叫不好,立即收拢人马,匆匆赶回府衙。
  杭州知州府的屋顶上火苗四蹿,浓烟滚滚。府内家丁、仆人忙着提着水桶奔走救火,乱作一团。
  三百名捕快风驰电掣般赶到知州府前。吴菊窗翻身下马,脚步不停地奔向府内后院。后花园中,偏僻角落里有一座两层楼阁,掩在翠柏修竹之中,十分隐秘。
  火势并不大,只烧坏一间厢房,只是四处都是浓烟弥漫,气势骇人。吴菊窗无暇旁顾,见小阁楼安然无恙,松了一口气,回头吩咐道:“你等守在后花园外,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入内。”
  吴菊窗急匆匆登上二楼,打开几道机关,到了一间隐秘的小门前,门额上一行细字“百宝阁”。只见房门虚掩,门口有脚印。吴菊窗心下一沉,急忙推门而进。
  这隐秘的暗室内收藏着他多年来搜刮民脂民膏换来的奇珍异宝。夜深人静之时,吴菊窗总要独自一人来到暗室,对着满室珠光宝气,持杯慢饮,沉醉一番。
  如今,百宝阁内一片狼藉,凌乱不堪,最值钱的珠宝已被洗劫一空,一些白银珍珠散落一地。旁边墙壁上一行淋漓大字:“财取于民,当还于民,飞天狐狸替天行盗。”吴菊窗眼前一黑,吐出一口鲜血,跌倒在地。
  第二天,“飞天狐狸”一夜盗三室的事迹传遍全杭州城,城中百姓茶余饭后津津乐道,传为奇谈。
  吴菊窗恼羞成怒,将段玉麟和王百威二人关入州府大牢收押。不久,朝廷因吴菊窗没有将“飞天狐狸”缉拿归案,又接到百姓举报其贪赃枉法,数罪合一,即免去杭州知州之职,听候发落。
  “飞天狐狸”一夜盗三室之后,师爷胡不归也不知所踪。在千里之外受洪水泛滥的河南境内,受灾百姓在第二天早晨醒来,發现床头多了一锭十两的银子,又惊又喜之余,都看到墙壁上画着一张圆圆的狐狸脸,脸上一双笑眯眯的眼睛仿佛正在看着自己。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 下一篇: 武生二魁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