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奇闻异事> 亿万富翁去要饭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未知 作者: 笑一笑 时间: 2017-03-12 阅读:
  一、失踪
  
  亿万富翁杜宁突发脑中风住院已经一周了,还在重度昏迷之中。他白手起家创立的商业帝国都交给了独生子杜晨晨和夫人李珍打理。
  
  参与抢救的全球顶级专家都说杜宁的病况不容乐观。就在所有亲人几乎陷入绝望的时候,杜宁却醒了过来,而且恢复得异常迅速,几天以后,医生做检查时宣称,他的脑部淤血已经被完全吸收,这是全球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
  
  可康复后的杜宁却整个人都变了。他不肯出院,不愿意跟人交流,经常眼珠一动不动盯着一个角落好半天,对生意更是不闻不问,这完全不是他平时的习惯和作风。谁都知道,他是个工作狂,对经商有着异乎常人的狂热态度。
  
  一个多月以后,杜宁在医生百般劝解下出院回到家中。当天夜里,杜府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祝宴会,参与的人都是本地的上层人士。所有人都看到杜宁一直闷闷不乐。宴会一结束,他就把全部家人喊到大厅,拿出早就立好的遗嘱,把财产分派完毕,最后提出要拿出1000万重修酆都城的阎王殿。然后疲倦地说:“这些年太累了,我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你们别问我去哪里,也不要找我。记住,千万不要去找我,该回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回来。”
  
  杜宁在家里一向一言九鼎,谁敢反驳他的话呀!就连他82岁的老母亲杜老夫人,也只是叮嘱他在外面注意身体。杜宁凄然一笑答应了,转身出了大厅。
  
  第二天一早,杜宁就不见了。他的所有证件包括手机都没带,跟家人失去了一切联系。家里有点慌了,一周以后,他们还是开始了寻找,可动用了所有最先进的手段,杜宁却毫无下落。万般无奈,杜家人宣称,谁能找到老董事长,重奖100万人民币。
  
  有了赏金就是不一样,这一天两个普通员工激动地走进了老板办公室,称他们看到了杜宁!
  
  杜晨晨赶紧问父亲在哪里,一个员工有点口吃起来:“老董事长……在般若寺门前……”
  
  杜晨晨又是一惊:“般若寺?我爸他……出家了吗?”
  
  两个工人一起摇头:“董事长,这个……我们也不方便说,您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看两人神色古怪,杜晨晨不再多问,带上他们直奔般若寺。
  
  二、乞丐
  
  正是般若寺开寺日,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进进出出,两个员工领着杜晨晨穿过人流,停在一个老乞丐面前,小声说:“老板……您自己看看是不是?”
  
  那老乞丐头发花白,衣着破烂,脸上都是灰尘污垢,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面前的一个锈迹斑斑的饭盒里,装着一叠叠的零钞和硬币。杜晨晨勃然大怒,张嘴痛骂员工,可他骂着骂着,眼神掠过老乞丐瘦削的脸,却张口结舌呆住了。那张脸果然跟杜宁十分相似,只不过消瘦了很多。
  
  杜晨晨迟疑了半晌,颤抖着问了一句:“老人家,您贵姓?”
  
  老乞丐冷冷地扭过头:“叫我老鱼头。有钱就给块儿八角,没钱就让开,别耽误老子的生意。”
  
  这声音嘶哑难听,可杜晨晨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像是故意紧着嗓子说的!细一分辨,还真的跟爸爸有点像!
  
  杜晨晨挥手让员工离远点,蹲下去抓住了老乞丐的手,那双手瘦如鸡爪,指甲缝里嵌满了泥垢,杜晨晨颤抖了。果不其然,老乞丐右手的小手指比正常人的手指短一截!
  
  这是杜家人的特征,所有杜家男子的手都是这样。
  
  老鱼头使劲抽回手,爬起来就走,杜晨晨跟过去含着泪喊着:“真是我爸吗?你要是我爸,就跟我回家吧!我们做错了什么只要您说出来,我们可以改,千万不能这样惩罚我们哪!奶奶想您都想出病了!”
  
  最后一句话显然起到了作用,老鱼头奔跑的脚步慢了一点,他回过头扔下一句:“我老鱼头是个过了今天没明天的老乞丐,怎么可能是你这有钱人的亲戚?快走吧,告诉你奶奶,你爸是去享福了,别想他了!”
  
  说完跑得更快了,但这背影太眼熟了,杜晨晨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家里人听到这件事都觉得太匪夷所思了,难道杜宁是受到了什么不得已的胁迫,不得不隐姓埋名,乞讨为生?可到底是什么样的胁迫能让一个资产数十亿的大企业家做出这样的改变,大家猜破了头也猜不出来。
  
  第二天般若寺门口就不见了老鱼头。不过杜家势力多大啊,他们撒下人马翻遍了这个城市的每一个污秽不堪的角落,终于在一个公厕里找到了老鱼头。他正在发高烧,身边有一老一小俩乞丐在给他用沾了凉水的脏毛巾敷额头。
  
  老鱼头糊里糊涂被抬到了杜家,经过一番洗漱,李珍和杜老夫人共同确认,这就是杜宁,尤其是隐私部位的身体特征。可无论家人怎样哀求哭泣,李珍甚至以死相逼,老鱼头始终不承认是杜宁。他每天蜷缩在卫生间的角落或者走廊的地毯上,送到房间的饭菜也一口不吃,等到夜深人静去厨房的垃圾桶里翻出剩菜剩饭吃得津津有味,换上的新衣服也都被他扯得衣不蔽体。他还一次次逃离杜家,可每一次都被抓了回来。
  
  杜家人断定,杜宁是患了失忆症。可无论医生采用什么疗法,老鱼头都只有一个动作,头不抬眼不睁,呼呼大睡,最后只得又抬回到杜家。
  
  三、情人
  
  这一天在老夫人的房间,李珍跪在婆婆面前哭了:“妈,杜宁现在这个样子,我想到了一个原因,我说出来您千万别怪我。”
  
  老夫人催她赶紧说下去,李珍吞吞吐吐地说,在杜宁病危昏迷的七天里,她有一天在病房里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神人告诉她,在阎王爷的生死簿上,她还有22年寿命,如果她愿意转赠给杜宁,杜宁就可以活下来了。当然,代价是李珍必须立刻死去。李珍问给10年可以吗,神人说那没法操作,要给就是全部。李珍犹豫很久,拒绝了。
  
  说到这里李珍哭泣起来:“妈,那个梦特别清晰,现在杜宁这个样子,是不是他冥冥之中知道了这件事,心灰意冷,不愿意跟我生活在一起了?”
  
  听李珍这么说,赶来的杜晨晨也跪下了,说当时也做过一个同样的梦,他也拒绝了。
  
  老夫人让杜晨晨他们都站起来,淡淡地说:“这个梦我也做了,不过我的答案是同意,可宁儿死活不肯接受。而且我只有一年多的命了,意义不大。很有可能当时这些交易都被昏迷中的宁儿看到了,才寒透了心。现在,我们一起去跟他忏悔吧。”
  
  李珍和杜晨晨一起跪在老鱼头的跟前痛哭流涕,老夫人也在一旁哭着帮他们求情,可老鱼头只是漠然地看着这一切,不断地摇头说那一句:“你们认错人了。”
  
  杜晨晨忽然眼前一亮,在妈妈耳边说了几句话,李珍立刻惊喜交加,连连点头。
  
  杜晨晨的新主意是,把老鱼头送到杜宁最宠爱的情人鲁甜儿那里,想当初杜宁为了这个三流影星可是下了大血本的,跟老婆儿子伤透了心,在情人面前总能恢复正常吧?
  
  老鱼头被送到了鲁甜儿的别墅卧房,看到这个脏兮兮的老头时鲁甜儿目瞪口呆,听完了这件事的经过更是连声惊叫,说可以写一部魔幻大片了!
  
  鲁甜儿痛快地答应了杜晨晨的请求,留下了杜宁。大家都走了以后,鲁甜儿看着面对她无动于衷的老鱼头,抱着肩膀冷笑道:“杜家人是不是疯了?这么魔幻的情节都想得出来,他们不去拍戏真是屈才了!不过呢,我倒有一个好主意,老头子失踪了,我猜是被什么对手暗杀死掉了。既然杜家人死心塌地认为你就是他们的掌门人,不如你陪我演一出大戏,具体的剧本台词由我操作,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演就行了!”
  
  老鱼头的脸上泛起了潮红:“你这话的意思是……”
  
  鲁甜儿咯咯笑道:“真不错,你的声音跟老不死也有七分相似呢!我的意思是,我们联手弄一大笔钱!老不死太花,外头新欢无数,也没给我留下多少财产,哼!总算机会来了!怎么样?敢不敢?”
  
  老鱼头使劲点头:“那为了更逼真,你是不是也得让我睡呀?”
  
  鲁甜儿一愣,想不到这老乞丐也敢见色起意。她顺手过去抡了老鱼头一个大嘴巴,骂道:“想找死啊老浑蛋!”
  
  老鱼头也不动怒,嘿嘿笑着随手一拉裤带,那肥大的裤子一下就掉了下去……
  
  鲁甜儿更加愤怒,却还是条件反射地瞟了一眼老鱼头的两腿之间,立刻就软软地瘫倒在地毯上……
  
  鲁甜儿被老鱼头暴打一顿赶出了别墅,第二天就离开了这座城市。老鱼头又回到了大庙门口乞讨,这个城市的好心人很多,乞讨生活倒也能吃饱穿暖,每天大家一起结伴行乞,日子过得简单又平静。
  
  四、真相
  
  杜家人终于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们不再强迫老鱼头回到杜家,只是每天都会有杜家的员工来大庙门口施舍,老鱼头每次只要一块两块的,给多了会拒收,或者是转送给其他乞丐。
  
  唯一不同的是杜老夫人。她每天都要去大庙里拜佛,拜完了就到门口陪老鱼头坐一会儿,聊聊儿子小时候的事。老鱼头从不响应,可每当此刻,他的脸上都流露着温暖的笑容。
  
  一年多以后,老夫人旧病复发,回天无力。老鱼头就飞跑着来到医院,挤进了病房。老夫人陷入弥留已经三四天了,可还剩下一口微弱的气息,大家都知道,她有心愿未了。
  
  老鱼头闯进病房,老夫人的眼睛忽然亮了,她居然坐了起来,喜悦地摸着老鱼头泪水横溢的脸,叫着:“儿啊,妈知道你是我的儿子,不能听你再叫一声妈,妈死不瞑目啊!”
  
  老鱼头放声大哭,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句:“妈!妈!我是杜宁,我是您的儿子啊!”
  
  他喊完这句以后,老夫人的笑容还没散去,却已经没了气息。
  
  李珍和杜晨晨一起哭叫着抱住了老鱼头,不,杜宁。他轻轻合上老夫人的眼睛,转过头,脏兮兮的脸上满布着威严:“一年多前我病危时,答应重修酆都城的阎王殿,只求买个活命。阎王问遍了我身边所有的人,谁肯把命赠送给我,只有我妈答应了,是我坚决不肯要。后来般若寺门口的乞丐老鱼头愿意把剩余的10年命给我,作为交换,阎王许他下辈子投胎做富二代……我活过来了,可我的命再也不是亿万富翁了,是乞丐的,我只能按约定过乞丐的日子,还不能泄露天机,否则这命就会戛然而止。这一年多我吃了很多苦,看透了人世炎凉,可也受到了很多普通人的恩惠和关照。做穷人太痛苦了,所以我不后悔提前去死,只是要先让我做一件事。我宣布,杜氏财团百分之九十的财产,捐给慈善机构,帮助穷人和遇到急难的人,让财富发挥真正的作用。”
  
  杜宁恢复了身份,他的话就是旨意。李珍和杜晨晨怀着愧疚的心情迅速地办理完了捐赠的一切事宜。
  
  杜宁终于又可以穿着体面的衣服活回自己,他等待着大限的到来。
  
  可说来也怪,那一天迟迟不来,他的身体精神倒越来越健旺了。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是阎王事情太多把他遗忘了,还是因为他最后关头的大善改变了寿数?
  
  杜宁想不明白,也没人能想明白。他只好衣冠楚楚地继续做他的杜董。好在他懂得了财富的意义,余生应该怎么活,他心里有谱。
  • 上一篇: 木马择匠
  • 下一篇: 比宝马还贵的自行车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