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世间百态> 无业男和9个女博士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故事会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4-10-23 阅读:

一位出身农家的无业男子,近几年将自己包装成“高富帅成功人士”,竟然顺利骗得了多位女子,其中包括九名女博士。被捕后,他在总结自己的犯罪原因时,归罪于当下国内一些婚恋网站对当事人的登记情况“基本不审核”,以及“不少女博士爱慕虚荣,总觉得找个成功人士才能配得上自己”。

打工仔网络闲逛,邂逅水文专业女博士

虽说出生在农村,但中年男子许云峰却长得身材高挑、白白净净。高中毕业后,许云峰在当地一家镇卫生院当了9年的收费员,之后又跟老乡一起,先后到过昆明、成都、广州等地打工。据他本人说,在外打工这些年,自己主要是跟在老乡后面跑腿、打杂。

虽然并没有挣到多少钱,但多年在外的打工经历,着实让生长在苏北小县城的许云峰,见识到了外面世界的精彩。许云峰曾经跟同乡说过,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广州打工的那五年,“真正知道了什么叫有钱人。”那时候,许云峰经人介绍,在一个老乡的公司里当驾驶员,那个老乡在广州做化工生意。据说,有一次许云峰开车送这个老乡去赴宴,结果当天请客的那位生意人,光给包间里两个服务员的小费,就是每人1万元。

之后有一次,许云峰开车去广州一家五星级酒店接公司老总时,正好撞见这个酒兴正浓的老总在与同桌的另一个男士打赌,两人约定:输的人给全桌(共八人)每人办一张这家酒店的钻石卡(每张卡必须预充值5万元)。结果,许云峰的老板输了。

许云峰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天老板表情平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笑着交给了酒店服务员。约半小时后,服务员给在桌上的八个食客每人发了一张钻石卡。“八张卡,就是40万块钱啊!”当时每月只挣1500多元工资的许云峰,直到一个多星期后还在心里暗算账:“老板打一次赌的钱,我就是不吃不喝,一辈子也挣不来啊!”这样的事情看多了,许云峰心里对钱的渴望更加强烈了。他知道,凭自己这样给人打工,无论如何也成不了有钱人。他也想当老板,但却苦于没有启动资金。更重要的是,这些年许云峰在外面四处打工,连女朋友都没有找着。看着同龄人的孩子早已读中学了,家里的老人又总是埋怨他不务正业,许云峰的心里怎能不着急!

2007年12月底,许云峰经人介绍到江苏宜兴的一家旅游开发公司去当业务员,主要负责到南京周边的几大城市推销宜兴的旅游产品。这家公司为了便于开展业务,同时也是为了给公司“撑门面”,规定只要业务员去意向客户那儿谈业务,公司可以为其派车。而当过多年驾驶员的许云峰,外出谈业务时基本上都是自己开车,公司也乐得节省一份驾驶员的出差费。

进入冬季后,江南一带的旅游市场清淡了许多,许云峰平时大多数时间都闲着,于是他没事就上网找人聊天。2008年2月初的一天下午四时许,许云峰在网上邂逅了网名为“小米粒”的江苏宜兴女网友钱晓桦。钱晓桦告诉许云峰,自己是江苏一所高校水文专业的博士研究生,目前正和课题组的其他几位同事一起,在江苏盐城一带搞调研。

随后,钱晓桦问许云峰的年龄和职业。许云峰随口答道:“我30多岁,现在自己开了家小公司。”许云峰没有想到,他的这句明显敷衍之语,竟被钱晓桦解读成了“一个成功男士的低调表现”。之后的聊天中,钱晓桦主动告诉许云峰:“我相信,越是成大事者,越是会表现得低调,这是一个男人心智成熟的表现。”
她的这番话反而把许云峰给弄糊涂了,以至于许云峰反问她:“你对我的情况完全不了解,怎么就断定我是‘成功人士’呢?”钱晓桦快速在QQ上发给他一行字:“直觉告诉我的,你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之后连续三四天,两人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许云峰告诉钱晓桦,说自己读书不多,对女博士的生活还真是无法想像。很快,钱晓桦发给他一行字:“其实也没啥可想像的。女博士和普通女性一样,也要吃饭,也想嫁人。但有不少女博士,因为读书错过了谈婚论嫁最好的时光,最后只能落得高不成、低不就。”许云峰顺着她的话,问道:“那你呢?有男朋友了吗?”钱晓桦答道:“我要是有男朋友,还用得着在网上瞎逛吗?!”

因为许云峰的打字速度比较慢,他便向钱晓桦提出:“能把你的手机号告诉我吗?我们直接打电话吧。”没想到钱晓桦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当她发现许云峰的手机号末三位是777后,更加坚信许云峰是“商界成功人士”。

20多天后,公司派许云峰到南京去办个事。正巧钱晓桦也要回南京,到学校去做一个试验,两人便相约在南京见面。那天中午,许云峰开着公司的那辆“途观”越野车,来到南京上海路附近的一家茶馆见面,发现27岁的钱晓桦“又矮又胖,穿着还特别土,外貌上简直跟下岗大嫂没啥区别”。毕竟两人的文化差异较大,可聊的话题也不多,不到一小时许云峰便提出告辞。当天晚上9时许,已经回到宜兴的许云峰收到了钱晓桦发来的一条短信:“没想到,事业有成的你,竟然还这么帅。相信身边喜欢你的女孩子,一定有很多!”

都是成人,许云峰怎会不懂对方话中之意?于是,他给钱晓桦回了一条短信:“是有不少。不过,我不介意再多你一个,哈哈!”很快,钱晓桦的短信又到了。这回,这位女博士直截了当地向许云峰表示了好感:“那好啊。我还真的有点喜欢你呢!”

有女博士主动示爱,许云峰内心并没觉得有啥可高兴的。一方面,他觉得自己与钱晓桦根本不可能有结果,无论年龄还是学历差距,两人都相去甚远;另一方面,许云峰觉得钱晓桦的相貌实在不咋地。但他同时又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暂时与这位女博士胡侃侃,也没啥坏处。”于是,两人还是偶尔会在网上聊聊天。

2008年5月底的一天下午四点多钟,两人正在网上聊着天,公司临时派许云峰开车到南京去办事。许云峰匆忙要下线,说自己身上的现金不多了,一会儿还要去银行取钱以备到南京所用。没想到,钱晓桦竟然直接在QQ上告诉他:“你要是赶时间的话,我可以从网银上给你汇点钱过去,马上就能到账。”许云峰真的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下意识地问钱晓桦:“你这么相信我?不怕我不还给你了?”钱晓桦回复给他的是:“不怕。你都有自己的企业了,哪会看上我这点小钱啊!”五分钟后,钱晓桦真的从网银上给许云峰汇了3万元钱。许云峰感慨道:“你还在读书,就已经有存款了啊?”钱晓桦答道:“平时我经常在学校里代点课,有时候课题组也会给我们分点钱。”

钱晓桦怎么也不会想到,许云峰这次还真的看上了她的“这点小钱”。2008年6月中旬,也就是在她汇给许云峰钱半个月左右,许云峰因为半年来效益一直不达标而被公司解雇了。这之后,许云峰关掉了手机,钱晓桦自然是再也联系不上他了。

创业失败,网钓女博士

之后,许云峰听说“做晒图机生意很赚钱”,便向几位亲戚借了近30万元钱,到南京注册了一家公司。但公司开张才两个月,他就被一个自称是“郑老板”的河南郑州男子,一次骗走了23万元。许云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整日茶饭不思。正巧这时,一名亲戚家里要盖房子,向他催要借款,许云峰愁得头发都白了不少。

再也没有本钱去做生意的许云峰,知道自己如果仅凭打工,根本不可能还得上这数十万的借款。怎么办?他突然想到了女博士钱晓桦。虽然他不敢再与钱晓桦联系,但这名女博士当时啥也不问就直接给他汇钱的做法,给了许云峰启发。“像她那样愁嫁的女博士一定还有,我何不……”

2008年8月初,许云峰花几百块钱注册成为国内某大型婚恋交友网站的会员,在个人介绍一栏里他写道:“过去的38年,成不凡事业,却形单影只;未来的岁月,望与你相伴相随,共度精彩人生。”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成功商人”,许云峰还故意在自己的QQ空间里,转了不少类似于“商场致胜法宝”、“低调方能成就大事”之类的文章,并故意把自己的QQ个性签名改成“老天爱笨小孩”。

他这几招果然管用。据许云峰说,十天不到就有四名女博士加他为好友,其中年龄最大的37岁,最小的29岁。更让许云峰开心的是,这些女博士竟然对他所谓的“成功经历”都深信不疑,一位网名为“恋君”的南京一知名大学35岁在读女博士,更是直言不讳地在QQ上告诉许云峰:“像你这样的成功人士,就应该找一个有学识、有品位的女博士,这样的家庭才是强强联合,未来的生活才会多姿多彩。”窃喜不已的许云峰当天就约这位“恋君”见面。

当晚,在南京珠江路附近的一家茶社里,35岁的女博士“恋君”对仪表堂堂的许云峰非常满意。“恋君”告诉许云峰,自己是南京一家技术职业学院的教师,目前在读博士,“因为追求学业而耽误了个人婚姻大事”,并表示“如果我们俩结婚,以后我会以家庭为重的,让你在外面放心地打拼事业”。

第一次见面就如此表白,许云峰着实明白了这位女博士的急嫁。他当即表示,自己“在外打拼早就觉得累了,也渴望能早点享受家庭的温暖”。就这样,两人相识仅一个多星期,许云峰就住到了女博士“恋君”的出租屋里,所有的生活开销都是由“恋君”支付,许云峰对此的解释是“男人是为家里赚大钱的,柴米油盐这点小钱还是太太出比较好”。

这期间,许云峰有时打扮得西装革履地出门,说是“去见客户”;有时候连续一两个星期不回来,说是“出差去谈项目”。2008年10月中旬的一天晚上,许云峰突然将一只金灿灿的戒指戴到“恋君”的手上,说:“我们结婚吧。我准备在新街口附近买套房子,这样离你学校近,方便你上课。”感动不已的“恋君”迫不及待地点头答应,眼含热泪地说:“没想到网络给我送来了一个这么好的老公!”

两天后许云峰告诉“恋君”,说他看中了南京长江路某高档楼盘一套300多平米的房子,“只要你喜欢我马上就去交定金,争取春节前就能住进去。”可一天后他又突然告诉“恋君”,说自己刚谈成了一宗大单生意,对方要求两天内必须先付50万元定金,“但我们公司账上一下子没有那么多现金,你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临时周转一下?”信以为真的“恋君”当天下午就去银行,将自己存的3年定期的一张20万元存单提前支取,并向自己的父母借了6万元钱,全部交给了许云峰。拿到钱之后,许云峰称自己“现在就去与对方签合同”,这一走便再也没有回到“恋君”身边。痴情的“恋君”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此时的许云峰同时还与南京另一位女博士打得火热,也在“谈婚论嫁”呢。

这位网名为“在水一芳”的32岁化学女博士,离异一年多,在南京市中心有一套住房。在网上与许云峰相识之后,也是很快就被他的“高富帅”条件所吸引。特别是前几次约会时,许云峰一再向她表示“我不在乎你有过婚史,我最欣赏的是你的学识”,更让这位化学女博士心花怒放。于是,相识十多天后她就把自家的房门钥匙给了许云峰一把,这使得许云峰可以顺利地奔走在这两位女博士之间。2008年12月底,许云峰再次以同样的方式向“在水一芳”求婚,然后以同样的理由向对方“借”20万元“临时周转一下”。最终,“在水一芳”拿出自己仅有的12万元积蓄交给了许云峰,但她从第二天起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许云峰。3天后,“在水一芳”拨打许云峰的手机时,发现他的手机已经停机。

之后,许云峰又先后与七位女博士“谈过恋爱”。这些女博士最远的在哈尔滨,最近的在南京,交往时间从一个月到半年不等,最后的结局全都是“我只要一拿到钱,就赶紧消失”。

骗得忘乎所以终落法网

一直靠这样的手段欺骗女博士的许云峰,最后是栽在一位33岁的南京赵姓离异女子手里,她与许云峰是2011年夏天在网上认识的。在得知赵女士“手头还比较宽裕”后,许云峰邀请她住进了南京的一处“豪宅”(后经证实是他租的房子),并送给她一条价值3000多元的金项链,两人很快谈婚论嫁。之后,在许云峰一次次“临时有事,需要点钱周转”的“求助”下,赵女士将自己的16万元积蓄借给了他,但许云峰却死活不肯打借条。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email protected],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孕妇的出轨协议
  • 下一篇: 喜宴上的乞丐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