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孝顺的儿子与出息的儿子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未知 作者: 琴台 时间: 2014-03-03 阅读:

腊月廿七还没到,邻居李叔就兴冲冲地下了邀请:“小四快回来了,到时候,一定过来喝酒。”小四是我的发小,也是我们这群同龄人的“偶像”。他一直成绩拔尖,高中毕业,我拼出吃奶的力气才考上一所不入流的师范学校,他直接去了北京,成为名牌大学的学生。大学毕业后,我回乡下中学当了一名老师,小四进了据说是研究核电技术的研究所。

去年春节,李叔拿着一部崭新的苹果手机跑到我家,请教如何使用。小四过年回不来,就给他爹快递了一个可以视频的手机。爹不无羡慕地说:“小四还真是有出息,这个手机,你李叔说能买一头牛呢。”我面上一阵泛红,或许因为年龄差不多,有意无意,爹总是将小四和我比较,惭愧的是,我一直没有给他争气。上学时不如小四,如今结了婚,天天和爹一个院子里进进出出,有什么事情一个眼神就领会了,更是用不上视频电话这样时髦的东西。

腊月廿八,小四回来了,李叔家空前热闹,我和爹被请过去喝酒。席间,尽管小四刻意保持了低调和朴实,可那带着普通话尾音的家乡话、那广博的见闻和学识,还有周到礼貌的谈吐,还是让人忍不住自惭形秽。李叔李婶激动得什么似的,围着儿子转来转去,挑起个话头就小心翼翼地看一眼小四,好像生怕自己说得不到位,让儿子不高兴。

李叔多喝了两三杯,对着我和我爹感慨:“昨天晚上,四儿给我洗脚了。”小四脸上一红,有点儿难为情的样子:“唉,我一年到头都回不来一趟,洗个脚有什么啊。”我爹羡慕得眼珠子又圆了,一个劲儿地嘟囔:“这孩子,可真孝顺。”正说着,李婶抱着一床新被子从堂屋跑过来,对小四说:“这被子只用过一次,你凑合着用,行不?”小四很温和地笑着拍拍李婶的手:“行啊妈,快别忙活了,看我回来,给您添了多大麻烦。”李婶红着眼睛摆手:“不麻烦,不麻烦。”

一餐饭,李叔和李婶忙得像陀螺,一会儿夹菜,一会儿布酒,一会儿请示,一会儿汇报,就跟见了重要领导的部下,拿出十二分的热情来迎接久未谋面的儿子。从李叔家出来,爹说:“看你李叔李婶,待小四怎么像个客啊。”他背着手自言自语,忽而又抬起头瞪我,“人家小四还给他爹洗脚,你看你……”

我嬉皮笑脸:“要不,今天晚上我也给您抠抠脚丫子?”“去你的。”爹笑着用脚尖踢我屁股一下,转身回了自己房间,临关门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明天早点儿起,你妈炖肉,你和你媳妇好好打下手。”

我家那锅炖肉还没吃一半,小四又回了北京。得到消息的爹,很是失落:“我还想请小四过来喝酒呢。”李叔坐在我家炕头上,摆摆手解释:“孩子忙,事业重要,能回来这几天就不错了。”话是这样说,可看得出,李叔还是很失落。一顿饭下来,菜没吃多少,酒倒下去了大半瓶,到最后,舌头都有点儿直了:“我现在和小四是朋友了……”我爹的眼珠子又瞪了起来:“朋友?他不是咱小子嘛。”我扯扯爹的衣角。爹传统思想根深蒂固,这种时髦的亲子关系,完全不在他的理解范畴之内。

爹明显带了几分酒意,我赶紧去夺爹的酒杯,他血压高,医生说过不让多喝酒。爹不从,和我争来抢去,最后甚至孩子似的围着桌子和我躲起了猫猫。我嚷着让李叔评理,一抬头,却发现他满脸羡慕,眼里还含着泪。

那天晚上,李叔彻底喝大了,扶他回去的路上,他又哭又笑:“孩子混出息了,可是,和我还有他娘都生分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把他也留在身边。”爹听着李叔的自言自语,眼睛也跟着湿润了。

半夜起夜,爹的房间还亮着灯,从窗下经过,我听到他正和娘感慨:“看老李省吃俭用将儿子培养成一个客,倒不如咱,儿子虽然没有大出息,可踏实贴心,当老子的心不孤独。”我的心一下子也暖了。那个瞬间,想起了周立波曾说过的一句话:孝顺的儿子没出息,有出息的儿子难孝顺,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和小四相比,我无疑是没出息的,但对于我们的父亲而言,我爹的幸福指数无疑要比李叔高。

第二天晚上,当我第一次将爹挣扎的双脚摁进洗脚盆时,他的手迟疑片刻,然后轻轻落在了我的头上。那一刻,我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被宠溺的童年。不同的是,当年是爹给我泡脚,现在我给爹按摩。无论角色如何置换,我们之间那份亲情,从未在岁月中减损。这一点,爹比我的感受应该更深。从此,爹再也没有将我和小四做过比较。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自行车可以载多少人呢
  • 下一篇: 那一笑,拯救了他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