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情感散文> 没有瑕疵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原创 作者: 陈西风 时间: 2013-04-11 阅读:
     夜一点一点地吞噬灰蒙的天空,最终猖狂地留下漆黑。
     惊醒的此刻,嘴巴塞满零食,似乎要一口吃掉这个世界的三个年纪相仿的陌生女孩围坐在子诺的身边,原来她已在这辆载满离情别愁的火车上了。发现子诺终于睁开了眼睛,三个女孩纷纷邀请她加入“吃世界”的行列,子诺微笑摇头婉拒。盯着别人的脸因为不停地吃东西而抽动是一件不礼貌也很无趣的事情,子诺索性把头转向窗外。
     其实此时窗外的世界已被一面玻璃做的黑墙挡住,除了黑,还是黑。但子诺似乎在这面黑墙上找到了自己的旧物,痴痴地注视着,深怕一不留心,那旧物就会不见。多年前的那个人,不也正是在她不经意间就走丢了么。现在那个人还没有回来,也不会再回来了。成长就是一次远行,有些人注定只是旅途中陪伴你一时的过客,不会长久在你的身边。原因很简单:你们的目的地不同,他要在某个站下车了,而你还要继续前行。怎么就想起这些事情呢?子诺不禁有些自责了。一次次告诫自己不要再想到有关于那个人的任何点滴,但她似乎早已陷入了回忆的漩涡,更像是被人下了诅咒一样,循环往复。回忆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一个普通人的注意力最集中的时间大约有7分钟,多则也不会超过十分钟。子诺在回忆中挣扎的过程也不过8分钟,可这过程竟如一个世纪那般漫长,也许是遗憾带来的心痛延长了时间的轨道。但不管怎样,子诺最终还是斗败了那回忆的恶魔,她的心慢慢溢满了那个有着迷人笑容的男人。但单用有着迷人的笑容来形容这个男人是不够的,他还有着温暖的臂膀,更重要的是这臂膀是属于子诺的,并且只属于子诺一个人。子诺一次次要他保证,而他至始至终也做到了对子诺的忠诚。但在子诺的心里,他还是有瑕疵的,可这瑕疵是什么,子诺还说不清楚。世界上说不清的事情多了,所以子诺不打算去深究。
     这个男人叫欧楚,是子诺的丈夫。现在子诺就是在看他回来的火车上。欧楚在距离子诺935KM的外地城市工作,后年才能调回来。无线光缆是维系着两人婚姻的媒介之一,隔一两个月坐一次火车看对方也是很有必要的。每天,他们两人都会在分隔的南北两地不经意间就哼唱“我从遥远的地方来看你……”这是陈升的《不再让你孤单》中的歌词。两人一起说好不再让对方孤单,可子诺的孤独在黑夜里是无法掩饰的。
     前几日由于白天出去玩太劳累的缘故,欧楚一躺下就睡着了。看着欧楚熟睡的样子,子诺竟难过了起来,她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等待说给他听呢。但子诺毕竟不忍吵醒他,只得自己思考一些自认为是有意义的深刻的事情了。这时的她竟有几分优越感了,她在思考人生的时候,别人却在沉睡,她觉得自己比别人上进多了。愉悦的心绪轻轻地随着优越感而来,难过开始不见了。子诺伸出手,嘴里嘟囔着要欧楚抱抱,欧楚回应了她的要求,但他依旧闭着眼睛,似乎永远也睡不够的样子。子诺开始可怜起他来,要是他们一起在这个时候思考人生该有多好啊。子诺又有些不满意了,欧楚怎么不是和她一起“进步”的呢。女人是一个阴晴不定的动物,多愁善感是她的最爱。子诺就是诠释这样的动物的最典型的例子。典型得让作为她男人的欧楚也不知道她何时会生气,何时是开心的。他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疼爱子诺,却不宠溺她。
     对,不宠溺应该就是子诺感觉到的瑕疵吧。中文系毕业,现在又从事着文字工作的子诺难免会看许多的小说和一些很煽情的电视剧,因此子诺早已形成了男人应该无条件地宠溺自己女人的观念,哪怕女人有些无理取闹。子诺还认为男人就应该大度,一个男人有广阔的胸襟才能做出一番大事业。每一次和欧楚发生小争执,子诺都会对他说:“你是男人,所以你要让着我!”尽管后来欧楚让了她,还说了一些道理给她听,她也接受了。可子诺还是有不满的,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天天说爱她爱到她无法自拔的男人怎么就不肯宠溺一下自己呢?子诺从不怀疑欧楚的爱,但问题的症结到底在哪里?这症结没有找到,而它带来的感觉就像是在睡梦中误入了一片大草原,怎么也找不到出口一样。症结的问题子诺是回答不上来的,欧楚更加无法回答。
     再回头时,发现身边的几个女孩不知何时已倒下睡觉了。她们睡着的样子很可爱,有个女孩还有露着淡淡的笑容,也许是刚才吃了很多东西带来了满足感吧,更或许此时的她在做着美梦。在子诺眼里,这几个女孩是可爱的,无忧无虑的,她又开始羡慕起这几个女孩子了,其实自己也有过和她们一样的美好青春时光。有人说当一个人喜欢回忆时,说明他的心已经开始变老了。变老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件恐怖的事情,尽管衰老距离子诺还有一大截,她一样是害怕的。外面依旧漆黑,没有睡意,没有事情可做,子诺开始了审视自己的行动。审视自己,面对自己是需要极大勇气的,子诺怎么也无法料到自己竟然在夜色中行驶的火车上做这件需要勇气的事情。
     这要回到子诺开始上学的那个九月了。小子诺没有上幼儿园,她是直接被妈妈带到学前班的。由于教室基本上已满座,小子诺坐在了教室的最后一排,特别专心地把两只小手别在身后,这是妈妈教过的,小朋友上课要听话,不可以搞小动作,否则老师生气了要打屁屁。小子诺最怕的就是被打屁屁了,所以在人生的第一节课上她特别的乖,比其他小朋友都要乖。小子诺还是班上唯一能回答出一年有12个月的小朋友。其实她知道一年有12个月是因为妈妈的生日就在12月,因此她理所当然地认为一年只有12个月,不会再有更多的月份了。学前班的老师开始注意到这个聪明的小朋友了,老师还发现这个小朋友会很专心地把两只小手别在身后,于是她表扬了这个小朋友,这也是她在这个班上第一次的表扬。第一节课,第一次的表扬给了小子诺,这对小子诺来说是多么大的奖励啊,到现在子诺也会很感激这个给她鼓励的启蒙老师。从那以后,小子诺就特别认真地学习,她要得到更多的光环。不,不是光环,光环这个词用在小朋友的身上是不合适的,小朋友还不懂光环一词呢。应该改为小子诺想要得到更多的表扬。表扬很多,子诺有时甚至感觉地球都在围绕她转的,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但至少,子诺的爸爸妈妈会尽力去满足她的要求,谁会忍心拒绝这个乖乖的成绩又很好的女孩子呢?似乎疼都来不及呢!当然也有不如意的时候,但子诺会用哭来抗议,一哭,爸爸妈妈的心就软了。子诺就像爸爸妈妈身上的一个肋骨,舍不得让她受伤呢……
    子诺就是在这样被爱包围的环境里成长的。她受伤的时候会用哭来抗议,但从不会想到别人和她一样也会受伤,也有疲惫的时候。那个人离开的时候,子诺哭了一夜。但那次用哭来抗议的行为开始失效了,他的确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兴许他就是受不了子诺太以自我为中心而离开的吧。但当时的子诺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就是他离开的理由,这些年来她一直都在怪那个人的负心。纳兰容若有句诗形容得妙——“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上帝还是眷恋子诺的,上帝安排欧楚与她相遇在一个洒有阳光的午后,温暖得让人醉心。
     欧楚什么都好,就是不会宠溺子诺,每次子诺犯错,他都会不客气地指出来,但这个男人却是最懂子诺的。他爱她,理智地爱她,他督促子诺要注意一些小问题,不至于栽在一些可以避免的问题上。也许这样爱的方式让子诺难以接受,但这样的方式却是最可贵的。爱应该是使人进步的,而不应该让人沉沦。但这道理有几人懂?至少,子诺之前一直都是不懂的。而如今的审视自我突然就让她明朗起来了。人会在不经意间失去,但也会在不经意间得到很多呢!
     “姐姐,你吃海苔吗?”身边的女孩醒来后又开始“吃世界”了。这次子诺没有拒绝——“呵呵,我也喜欢海苔,谢谢你……”再回头,车窗外的黑墙不见了,铁轨旁的稻田清晰可见。口袋中的手机震了一下,欧楚关切的短信又到了,细细品读他写的每一个字,原来欧楚很完美,没有瑕疵呢。
 

  • 上一篇: 爱曾如海,浪也白头
  • 下一篇: 用心情去旅行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