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写景散文> 门前三棵树

皇冠娱乐注册送体验金

来源: 网络 作者: 未知 时间: 2015-08-26 阅读:

这辈子,我并没有去过多少地方,见识颇浅,不过对于树,我倒也算是爱过几棵。

七岁之前,是我在生活的近处能够见到树最多的时候。当然,我这里指的是树的棵数多,而不是树的品种多。那时,我和祖父母生活在一起,祖父的农家小院四周就 都是树,高耸的杨树,低眉的柳树,包围着祖父的三间土坯房,环绕着房前房后的菜园子。菜园子里还有几棵沙果树,李子树,樱桃树,毋庸置疑,这几棵能让我们 吃上果实的树,更是我们小孩子的最爱。不管冬夏,树上都会有鸟鸣,淘气的男孩子不但会喜欢拿弹弓去打鸟,还能轻轻松松地爬到树上去玩。那时候,日子很穷, 可是能在这树下跑来跑去的童年倒是非常令人想念的。

祖父的小村子离山很近,即使慢走,都用不上五分钟,那山上的各种树,像杨树,柞树,白桦树,一棵又一棵,并没有什么严格的秩序,肆意的生,自由的长,因为 这些树都是原始的,并不是人为栽种的。是祖父让我初识这些树的,我不但记住了它们生长的特征和名字,更重要的,是这些树密集在一起,第一次让一个小孩子懂 得了什么叫森林。小时候,我从来都不会感慨山村的空气是多么的好,我以为人活在世上,我们所呼吸的空气就应该是那样的。我并不知道其实是这些树木的功劳, 是森林让山村有了那么清新的空气,让空气有了野生的味道。我想,我的童年应该算是天赐的,我降生在农村,就是老天爷为了让我能更多的吸取一些大自然的养 分。

七岁之后,我进城了,成了城里的人。城里也有树,城里的树在我眼里都是很有规矩的,它们整齐地站立在街道两侧。它们长的都不算太高, 也不会太粗,枝条会被定期修剪得有模有样。不过,我发现它们的叶子总是很脏,如果没有雨水的冲刷,它们就会尘埃满面。树,想必也是有命运的。树长在了城 里,就得和山里的树不一样,城里来来往往的汽车,冒着黑烟的那些工厂,哪个不都是刽子手一般,都在欺负着树,把树当成了吸尘器。可城里的树能埋怨谁呢?它 们只能一边为人们遮着阳光,一边接受着尘埃。

进城以后,我遇到过一棵很顽强的树,是一棵老得不能再老的柳树,有的地方树皮都掉没有了,只 剩下光秃秃的树干,老树竟然都不会死。第一次见到这棵树时,我才八九岁,听长辈讲,这棵树那时就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这棵树上系满了红布条,母亲告诉 我,这些红布条代表着许多小孩子认了这棵树做干妈。可能会有许多人都听说过这样的习俗,有的小孩子打小生活就不太顺利,总是会发生事端,或者小孩子命里缺 这少那的,要是认了这棵树做干妈命运就会改变。所以我猜想,这棵树虽然貌不惊人,八成就是因为它的顽强,才被许多人寄予了厚望。看系在这棵树上的红布条, 具体有多少根已经数不清了,最先系上的红布条经过风吹日晒早就变得发白了,估计着那根已经发白的红布条保佑的那个小孩子都已经变成中年人了。小城里的这棵 树妈妈,命真好,我常常这样想。不然,这小城建设来,建设去,这棵树的周围,一片又一片的平房都变成了楼房,一棵又一棵原本很高大的树却接二连三地不见 了。因为盖楼的需要,这些树成了障碍,所以都被砍掉了。可这棵饱经沧桑的树妈妈至今还站立在那条老街上,一副唯我独尊的架式,瞧上去反而越来越乍眼了。这 棵树妈妈的位置现在一看,恰恰是一个十字路口的正中央,来往的车辆得绕它而行。为什么这棵树没有被砍掉呢,我大胆地猜想也不见得是因为它的树龄长,就冲那 些数不清的红布条,或许是有人怕了它的仙气吧。

近几年,不知怎么的,年纪越增长,我竟然越发喜欢起树来了,可是我每天走在路上,因为根本看不到几棵有模有样的树,我常常会觉得万分失望。城里那几条主要 的街道,有一阵子,街道两侧竟是光秃秃的,只有一排排的新式路灯立在那儿。不知道过了多久,又被人种上了小树。小树苗太小了,瘦的像麻杆似的,既不能遮 风,也不能挡雨。有一天,我和夫出去晨练,见到这些小树苗,我问夫,这些小树苗啥时候能长大呀,还不得等到我的孙子辈儿呀。夫说,也不一定,没准儿哪天又 被砍掉了,这样砍了种,种了又砍的,就算是到了孙子辈儿,也很难见到一棵参天大树。这话听着真是让我倍感郁闷,夫可能也感受到了我的心情,马上又说,别难 过,咱家门前不是还有三棵大树嘛,够你今生享受的了。

是啊,我家门前的确有三棵树,就在我住的这座楼房前面,而且就在我的单元门口,不超过五米远。这三棵树,我极爱。能有幸在这三棵树下生活,令我觉得自己是很有福气的人。

自 从离开了山村,我就几乎没见过这么又高大又粗壮的树。走遍城里大大小小的居民区,如今,像我家门前这样的大树还真是不多见了。一个人张开双臂,都已经不能 把树完完全全地环抱起来,树的高度,已经和这座六层小楼差不多并肩而立了。且不说这三棵树夏天给人多少荫凉,冬天雪后的树挂有多么美,只说这楼里的居民, 天天在这棵树下坐着聊天,下棋,打两毛钱的麻将。尤其是那些退了休的老人们,他们都曾经是一个建筑单位的职工,有着多年交往的感情,不会像许多住楼房的 人,即使住在一个单元都彼此不相识。这些老人不但了解这座楼的一砖一瓦,而且整个楼五个单元,每个单元住着谁家,他们都了如指掌。他们每天在楼前走过来, 走过去,既是锻炼身体,又当了巡逻兵。我在这座楼里已经住了二十多年,从来没听说谁家丢过东西。这些老人聚在一起聊天时也经常会骄傲地和人讲,这三棵树就 是当年他们盖这座楼时亲自栽种的。楼有多少年,树就有多少岁了。是啊,住着自己盖的楼,享受着自己种下的树的荫凉,这份快乐还真不是一般住楼的人所能拥有 的。

记得我的儿子刚出生时,母亲说,要把男孩的胎盘埋在家中的门槛下面,那样将来等孩子长大了,就能顶立起门户。可我们住的是楼房,哪里 有什么能埋东西的门槛呀?想来想去,我决定把儿子的胎盘就埋在门前那三棵大树下面。不管何时,只要我经过这树下,或是在树下休憩,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就想起 当年埋胎盘的事情,想象着那胎盘早已经化作了泥土,作了这三棵树的养料。我常常和儿子打趣,这三棵树能成长的这么好,我们也是有一份贡献的。
可是,我越来越担心这三棵树了。

我 们这座楼临街而立,向外辐射百余米,都是学校,这也就成了开发商念念不忘的好地点。前些年,要动迁的呼声此起彼伏,还曾经开过好几次动员大会,可每次,这 座楼里的老人们都是不同意,别管开发商的规划图设计的多么漂亮,老人们都不曾动心。他们联合起来签名,按手印,去政府找,说别看这座楼看上去破旧,但质量 绝对的好,是他们亲手盖起来的,绝不会歪,绝不会倒。所以,我们这座楼的左右和楼后,都接二连三地盖起了新楼,尤其是楼后,一座高层大厦已经拔地而起,看 上去又豪华又气派,相比之下,把我们这座甩出来的旧楼显得更加破旧不堪了。

事实上,不得不承认,我们这座楼是真的老了。每天晚上,能在三 棵树下像巡逻兵一样散步的老人再也不会成群结队,甚至五个手指头都用不上就能数完那剩余的几个。时光像是一把剪刀,已经把许多老人的生命一点一点的给剪掉 了。虽然三棵树依然在,但我们再也看不到那些老人像护着孩子一样护着这座楼房和这楼前的三棵树了。单元里的住户来了搬,搬了又走的,换了一茬又一茬,面孔 越来越陌生。偶尔,也会听到新来的年轻人会埋怨那些曾经拒绝动迁如今已经离世的老人们,说假如不是他们反对,这座楼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破旧。我想,那些老人 曾经的苦心,曾经想要过的那种日子,或许这些年轻人根本无法理解,恐怕也只有门前那三棵树会更懂吧。

我知道,我们这座老楼总有一天会消 失,会变成新的模样。门前与这座老楼同生死,共命运的三棵树,也总有一天会被人砍掉。一想到会被砍倒的那份痛楚,我竟有些可怜在我眼里最像树的这三棵树 了,转念又一想,我又何必空叹这可怜之情,既然觉得这三棵树,最像树的样子,那不妨趁着它们如今还在,我要更加用心地,好好去爱。

我相信,这么做,才是我今生对树最好的表白。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网友上传,本站未必能一一鉴别其是否为公共版权或其版权归属,如果您认为侵犯您的权利,本站将表示非常抱歉!请您速联系我们邮箱:1430267263@qq.com,一经确认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 上一篇: 听秋
  • 下一篇: 老杨的散文
  • 猜你喜欢

    轩宇阅读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